文學教育碩士論文


一九九二年九月四日

廣州話同音、普通話異音的字匯教學研究

莫淑儀

第五章 總結與建議

5.1 研究結果總結

總結本研究結果,有以下八項結論:

一、經x2檢定,証明本研究假設成立:誤讀在「聲母歧異」,「韻母 歧異」,「聲調歧異」,「聲母、韻母均異」,「聲母、聲調均 異」,「韻母、聲調均異」,「聲母、韻母、聲調均異」等七類 字匯中,有著不同的分佈。

二、在廣州話同音的字匯堙A普通話讀音的歧異狀況會影響到讀音的 類推,從而形成了相應的誤讀。例如「聲母歧異」字匯,錯讀聲 母的情況就比較普遍。

三、在廣州話同音、普通話異音的字匯中,「聲母、韻母、聲調均異」 是最難辨識,也就是最難掌握的字匯,其次是「聲母、聲調均異」 ,「韻母、聲調均異」, 「聲調歧異」, 「韻母歧異」, 「聲母 歧異」和「聲母、韻母均異」。 從這個排列次序看出,字匯的普 通話讀音歧異情況愈複雜,便愈難讀準字音,其中聲調的歧異更 是關鍵性的因素。

四、在誤讀的字匯中,廣州話入聲字佔誤讀總數39.98 %,普通話異 讀法則佔29.92 %。這兩種字匯的語音演變情況複雜,很容易類 推出錯,所以誤讀的情形非常嚴重。

五、綜看七類字匯,「誤讀聲調」是顯然易見的錯誤,其次是聲母和 韻母。這個調查結果表明,廣東人最難克服聲調這個學習難點。

六、無論是聲母、韻母還是聲調,同樣都出現了廣州方音。常見的例 子知下:

聲母:「t∫]、[t∫']、 [∫]、 [h]
韻母:[ψy]
苦調「廣州話陰平53調值

在廣州方音的干擾下,舌葉音「t∫、t∫'、∫] 的出現率最高, 其次是陰平53調值。

七、據受試者背景資料進行的x2檢定結果証明,讀音正誤和他們的年 齡、普通話的教與學經驗都有顯著關聯。

八、綜合調查研究分析所得,造成誤讀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四點:

1.發音不準

廣東人學習普通話有一個問題,就是有些人沒有掌握住普 通話語音系統,分不清一些與廣州話接近的音素,所以發音錯 誤,甚至混用廣州方音。

在普通話音系中,邢些與廣州話相同或大體相同的音素, 廣東人都能準確發音,唯一的例外是[n]和[1]。有些人根本弄 不清[n]和[l]的分別,講廣州話時也會混淆二者,讀普通話時 ,便往往將二者混用,如「努」讀作lu214,「立」讀作ni51。 至於普通話獨有的音素,廣東人都易出錯。例如聲母[ts、ts' 、s],[t、t'、e] 和 [、tP'、P]等的發音,都曾用廣州話 舌葉音或相近的音取代,而[x]就借用喉音[h]。韻母[γ]會誤 讀作[i],其他有介音[i]、[u]、[y] 的韻母,則會丟失介音 。另外去聲51調值,會誤讀作廣州話陰平53調值。

在上述的聲、韻、調中,[tP、tf'. p] 跟廣州話「t、 t∫'、∫],[x]與廣州話 [h]的發音最為接近,聽起來好像是 相同的音,實際上卻並不相同。有些廣東人對這些聲母的概念 模糊,或視為一體,結果便受到方音的干擾,不自覺地把廣州 方音取代了普通話,所以發音不準的問題就更嚴重了。

2.類推錯誤

在廣州話同音、普通話異音的字匯中,普通話讀音的歧異 變化,只可以從中古音堸l源溯始,但在廣州話堙A卻尋不出 語音分合的規律,所以運用類推方法推求字匯的讀音時,往往 很容易出錯。這種類推的錯誤可以分為兩種:一是盲目類推, 二是邏輯類推。前者受到漢字廣州話讀音的影響而類推讀音, 如「島、搗、堵」三字都誤讀作tou214,「抓」誤讀作tsau214。 也有按著廣州話同音字的普通話讀音,類推出普通話沒有的音 節,例如「著」有一個讀音是tsuo35,於是把「雀」唸作tsuo51 ;「捆」的讀音是k'un214,就錯讀「菌」為k'un35;「貴」讀 作kui51,便將「瑰」誤讀為kui35。後者因為廣州話同音字 的類化作用,誤讀為相同的普通話讀音。例如未學過「節骨眼」 的「節」的讀音,便按「節日」的「節」而發音,類推為tEiε35 ;「讓」的普通話讀音是Pa51,所以有人把「釀」誤讀作7aU51 ;「毅、藝」二字讀作i51,於是把「偽」錯誤類推為i51;「逃」 唸作t'au35,其他廣州話同音字「途、屠、圖、掏、濤」都誤 讀作t'au35了。

3.記音錯誤

記不牢字音,是造成讀音錯誤的原因之一。如「謊」和 「擇」分別誤讀作xua65 和tsa35,都是記音的錯誤。如以字類 計算,入聲字和異讀字的記音錯誤最多。前者如錯記「腹」讀 作fu35,便把「覆」也讀作fu35,其他如「失」讀作si35,「職」 讀作tsi51等都是常見的例子。後者如將「鑽台」和「鑽研」都 錯記為tsuan55。其實,入聲字和異讀字都無法從廣州話和普通 話兩種語音對應關係中類推讀音,所以有時記不住便會出錯。

據語音材料分析,[ts、ts'、s],[tP、tP'、P] 和「t t'、i] 三組聲母的記音錯誤比較多。由於這三組聲母與廣州 話有多種聲母對應關係,所以很容易彼此錯記,以致互相誤用 了。

4.胡亂猜測

從語音材料分析看出,有些錯誤讀音有點兒離奇古怪,顯 然是對不懂的字音胡亂猜測的結果。如「逸」讀作yε214,「寇 、購、構」讀作k'au51,「拍」讀作p'o51,「屑」讀作sε35 。 有些人猜測字音時,不自覺地使用了廣州話語音,所以一些錯 誤讀音超出了普通話的聲、韻、調系統。以下是一些例子:

    「腔」誤讀作h055
    「協」誤讀作hiε51
    「歉」誤讀作hε51
    「俱」誤讀作k'y55
    「唉」誤讀作li51
    「累」誤讀作ly53
    「朽」誤讀作nu214
    「夥」誤讀作f214
    「霜」誤讀作y53
    「浙」誤讀作tsiε53

5.2 普通話教學建議
本研究結果對普通話教學起了一定的啟示作用,現在根據研究結 果分析,提出下面的教學建議:

一、介紹廣州話語音系統

在廣州方言區堙A不但應該有系統地教普通話語音知識,還 應該針對方言區人士的需要,介紹廣州話語音系統。對廣東人來 說,認識到廣州話與普通話的語音對照關係,就可以充分運用主 要語言的知識,去學習另一種語言,從而加強他們的學習能力。 例如他們知道雙唇音、唇齒音、舌尖中音等聲母跟廣州話一致, 學起來便更得心應手了。另一方面,他們辨析到兩種語音的異同 ,就更能準確掌握普通話獨有,或跟廣州話相近的聲、韻、調等 發音部位和方法。如果能打好發音的基本功,方音的干擾作用就 得以減低,廣州話聲母[t、t丫 '、丁]和[h],陰平53調值也不 會在概念不清的情況下而張冠李戴了。

二、掌握廣州話與普通話的對應規律

廣東人會把一些語音互相混淆,如送氣音和不送氣音, [u] 和[au],陰平和陽平,陰平和去聲等。其實,要廣東人掌握常用 字的讀音,就必須把廣州話和普通話語音對應規律放在普通話課 程堙A使他們可以作系統的記憶和類推,不必一個字一個字地記 音,以簡馭繁,只需記例外的字音,這樣就可以減輕學習的負擔 了。

三、運用「廣州話同音、普通話異音字匯表」

本研究編製的「廣州話同音、普通話異音字匯表」 (見表七) ,可以用作普通話教學的參考資料,幫助廣東人有系統地記常用 字的讀音。在廣州話同音、普通話異音同組字匯堙A可以整組字 匯記音;換句話說,可藉一個字去記整組字,其他讀音歧異的字 ,就獨立記憶。例如「巴、疤、爸」三字,廣州話屬於同音字, 普通話卻有不同,前二字唸pa55,後一字唸pa51,記音時,只需 記「爸」讀作pa51,其他就記住「巴」字讀作pa55,遇上同音字 便可以類推讀音。

四、有系統地分析字匯的讀音

從表十五「調查研究結果分析總表」看出,在廣州話同音、 普通話異音的字匯中,讀音歧異與誤讀趨向有密切的關係。舉個 例子,在「聲母歧異」字匯堙A受試者大多誤讀了聲母。表十五 的統計數據顯示,假如逐個字地教常用字的讀音,而不把字匯作 系統的分析,只會事倍功半。如果能將字匯讀音情況作系統的分 析,使學習普通話的人有清晰的概念,了解到字匯讀音的分歧所 在,由讀音歧異而引起的誤導作用,便不會那麼容易奏效了。

五、強記字音

表十九的x2檢定結果指出,誤讀在七類字匯中有顯著不同的 分佈。在這七類字匯中,按字匯數目計算,「聲母、韻母、聲調 均異」,「聲母、聲調均異」和「韻母、聲調均異」的排列次序 是第五、六和七 (見表九),然而它們的誤讀率卻排列第一、二 、三 (見表十五)。這些字匯的普通話讀音非常分歧,加上聲調 歧異,誤讀的情況就更嚴重。就字數來說,它們各佔的字數不多 ,分別是269,211和151,共631字。因此,學習「聲母歧異」, 「韻母歧異」、「聲調歧異」和「聲母、韻母均異」等四類字匯 時,可以運用廣州話與普通話的對應規律及「廣州話同音、普通 話異音字匯表」,而上述三類字匯則用一種省時、省事的方法, 就是集中強記這631 字。

據語音材料的分析,在誤讀的字匯中,有很多是入聲字和異 讀字,兩者各佔誤讀總數39.98%和29.92%,主要分佈於上述三 類字匯和「聲調歧異」字匯中。換言之,誤讀入聲字和異讀字, 是造成誤讀這四類字匯的原因之一。從語音對應規律來看,廣州 話入聲字在普通話堥S有明顯的對應規律,而異讀字更找不出類 推的方向;再者,入聲字和異讀字在這三類字匯中佔了很高的比 率,入聲字所佔的百分比按上列順序分別是54.35%,49.48%, 52.78%,異讀字則是5.80%,12.37%,38.89% (異讀字中的 入聲字分別佔75%,33.33%,64.29%);換言之,這些入聲字 和異讀字有不少已包括在631 字堙A所以,硬記入聲字和異讀字 ,尤其是屬於方言、地名、姓氏的異讀,可以和強記631 字並行 不悖,成為可行而便捷的方法。

六、加強聲調的訓練

表二十的x2檢定結果表明,誤讀在七類誤讀類目中有顯著不 同的分佈。由表十五的統計數據比較所得,「誤讀聲調」是最明 顯的錯誤。這個統計分析顯示,在普通話語音教學中,應該把聲 調確定為訓練重點。

一般來說,廣東人都可以掌握普通話陰平、陽平、上、去四 聲的音值,但是對每個字的聲調卻顯得有點兒無從入手。為了幫 助廣東人解決「誤讀聲調」的問題,透過學習廣州話和普通話的 語音對應規律,以及運用「廣州話同音、普通話異音字匯表」, 對降低「誤讀聲調」的比率會有一定的功用。

七、學習普通話聲、韻、調配合原則

在誤讀類型中,有些是普通話沒有的音節。這種錯誤顯示了 一個學習問題,就是學習普通話的人沒有充分認識普通話聲、韻 調的配合原則,所以往往把字匯誤讀作普通話以外的讀音。要是 加強他們對這方面的認識,那麼,k'un35,kuai35,xa214,tsyεn214 等錯誤讀音也不會輕易出現。

八、進行聽音、辨音練習

在普通話教學中,一般都著重示範和操練,但是,這些都不 足以把教學效果提升至更高的水平。因為有些人只會機械地模仿 ,不斷勤加練習,可是有時發音錯誤,仍是不大了了。很多時候 ,教師在課堂上沒有太多時間進行正音功夫,藉著聽音、辨音的 練習,讓學生自己找出發音正誤的分別,從而培養他們糾正自己 發音的能力。這些練習的內容,可以針對常見的發音錯誤,作出 系統的設計,這樣,便可以充分利用教學時間來幫助學生正音。

九、分組施教

據表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的x2檢定,受試者讀音的正誤 ,與他們的年齡、普通話的教與學經驗都有顯著關聯。既然普通 話語音學習表現與這些因素有關連,如果能夠按這些因素分組進 行教學,因材施教,相信教學效果可以有所改善。當然,要按著 年齡而分組,實在是不切實際的做法,然而;根據普通話的教與 學經驗而分組教學,也是有其實際需要的。


[ 封頁 | 摘要 | 目錄 ]
[ 主目錄 | C-ERIC | 其他研究項目 | 教育學院網頁 ]

Mail Icon 如有查詢,請電郵致 en@fed.cuhk.edu.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