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文--請客
[ 主頁 ]

請客 王力

中國人是最喜歡請客的一個民族從搶付車費,搶會鈔,以至於大宴客,沒有一件事不足以表示中國是一個禮讓之邦。我的錢就是你的錢,你的錢也就是我的錢,大家不分彼此;你可以吃我的,用我的,因為咱們是一家人。這種情形,西洋人覺得很奇怪。恕我淺陋,我沒有見過西洋人搶付過車費,或搶會過鈔。我們在歐洲做學生的時代,因為窮,大家也主張「西化」,飯館埵Y飯,各自付各自的錢,相約不搶 會鈔。西洋人宴客是有的,但是極不輕易有一次,最普通的只是來一個茶會,並不像中國人這樣常常請朋友吃飯。這些事情,都顯得中國人比西洋人更慷慨更會應酬。

其實,中國人這種應酬是利用人們喜歡佔便宜的心理。不花錢可以白坐車,白吃飯,白看戲,等等,受惠的人應該是高興的。一高興,再高興,三高興,高興的次數越多,被請的人對於請客的人就越有好印象。如果被請的人比我的地位高,他可以「有求必應」助我升官發財;如果被請的人比我的地位底,他也可以到處吹噓,逢人說項,增加我的聲譽,間接地於我有益。中國人向來主張「受人錢財,與人消災」的,不花錢而可以白坐車,白吃飯,白看戲,也就等於受人錢財,若不與人消災,就該為人造福。由此看來,請客乃是一種「小往大來」的政策,請客的錢不是白花的。知道了這一個道理,我們就明白為甚麼對於親弟兄計較錙銖,甚至對於結髮夫妻不肯「共產」的人,為請客而揮霍千金,毫無吝色;又明白為甚麼家無儋石,對泣牛衣的人偏有請客的閒錢。原來大多數人的請客不是目的,而是手段;不是慷慨,而是權謀!

青蚨在荷包媯o出去是令人心痛的,而「小往大來」的遠景卻是誘惑人的,在這極端矛盾的心情之下,可就苦了那些一毛不拔的慳吝者。當在搶付車費,搶會鈔,或搶買戲票的時候,為了面子關係,不好意思不「搶」,為了荷包關係,卻又不最堅持要「搶」,結果是得收手且收手,面子顧全了,荷包仍舊不空。最糟糕的是遇 了同道的人,你一搶他就放鬆,結果雖然是「求仁得仁」,卻變了啞子吃黃連,心埵頂﹞ㄔX的苦。不過,慳吝的人也未嘗不請客;有時候,他們請客的次數要比普通人更多,因為吝者必貧,貧者畢竟抵不住那「小往大來」的遠景的誘惑。於是他們想拿最低的代價去博取最大的利益:每次請客吃飯,東西揀最便宜的吃,份量越少越好,最好是使客人容易飽,容易膩,而主人所費又不多。甚至連請幾天,昨晚剩的菜今天還可以吃,雖然讓客人吃別人的餘唾頗為不恭,然而請客畢竟是請客,餘唾吃了之後,仍舊不怕他不說一聲「謝謝」。這是手段之中有手段,權謀之外有權謀!

話又說回來了,請客真的是一種好風氣嗎?真的能聯絡感情嗎?我曾經親耳聽見搶會了鈔的人背面罵那讓步不堅持要搶的人,說他小氣,說他卑鄙。我又曾經親耳聽見吃了人家的酒飯的人一出大門就批評主人:五溜魚只有半邊,清炖雞只有半隻,煙臭如蕕,酒淡如水,廚子烹調無術,主人招待不周!可見中國既有了搶付錢的習俗,不搶付錢竟像是私德有虧於友誼有損;又有了濫請客的風尚,不請客的固然被認為不善交際,請客如果請得不痛快,那錢也只等於白花。勿謂郇廚既擾,即盡銜恩;須防金碗雖傾,終難飽德。老饕未饜,微祿半銷!「小往大來」的請客哲學真是害人不淺!

被請的人有時候也很苦:明知受人錢財就得與人消災,但是又沒有拒絕的勇氣,於是計劃「還席」或「回客」。受了人家的好處,再奉還若干好處給人家,這樣就算兩相抵銷,不再報答的責任。其實這樣設想是自尋煩惱。最乾脆的辦法是既不請人,也不怕被人請。如果有人搶 代我付車費或會鈔,我就一聲不響地,讓我的青蚨「回龍」。如果有人請我吃大菜我就兩肩承一口,去吃了就走,不耐煩道一聲謝,更不理會甚麼是一飯之恩。假使人人如此,中國可以歸真返璞,社會可以少了許多虛偽的行為,而政府也不再需要提倡儉約和禁止宴會了。

 


copyright© 199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