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的事〉

鄧卓儒  香港浸會大學

    近日小城風雨多,反政府的浪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身為所謂的知識分子,有感所謂的公民責任,以身作則,去了做認為對的事。不錯,人生應該敢於去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懶理旁人指責,挺身而出,迎風而立,不屈不撓。

這一期《星火》的好些故文,也讓我對何謂「對的事」有所反思:
《教育制度改革》評論香港「三三四」新學制的教育制度,以五人角度,縷析利弊。莘莘學子的學位競爭之烈,歷歷在目。究竟,政府在做「對的事」嗎?

《拾詩遺趣》三闕詩,有畫,超然物外,教人細味人生大道,觀其文,如躺在夜裡的大草原上觀看龍爭虎鬥,風起雲湧,但始終物轉星移,「對的事錯的事」,又何足掛齒?

《文化雜談》文化是空氣,文化是食物,偏偏許多人不惜衣食,拒絕呼吸,自翳於昏迷狀態,喚醒文化心靈,就是「對的事」,需要一篇又一篇的雜談。

離任在即,自是感觸益多,但寄望來年,新任編輯可以大有作為,另塑《星火》形象,綻放光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