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土的烙印──方言》

朱雯 聖傑靈女子中學

  「哇,這星婆子好美喔﹗」
如果你在一本書上看到這樣一句話,會怎樣理解?很疑惑?稱讚一位老婆婆很美,似乎不太合情理吧。

「那老頭兒又牽著他的小猢猻來表演了。」如果你在另一本書上看到這樣一個句子,又會否摸不著頭腦︰「猢猻」是甚麼東西。

其實星婆子是湘方言,是星星的的意思。猢猻是吳方言,即猴子。

方言是標準語的變化,任何一種使用較廣的語言都有可能產生不同的方言變異。方言詞彙的背後往往包含當地的民間風俗習慣,它不造作,不藻飾,是最原始自然的語言。

漢語是中華民族的共同語。今天的漢語有七大主要語言︰北方方言、吳方言、湘方言、 贛方言、客家方言、粵方言和閩方言。這些方言的主要差異是語音和詞彙的差異,剛才舉的兩個例子,都是與詞彙差異有關的。接著再選幾個有趣的例子︰(以下以 北京、濟南、瀋陽代表北方方言,蘇州、溫州代表吳方言,長沙代表湘方言,南昌代表贛方言,梅縣代表客家方言,廣州、陽江代表粵方言,廈門、潮州、福州代表 閩方言。)

廁所︰茅房(北京)、茅司(濟南)、便所(瀋陽)、茅屋子(合肥)、茅坑(溫州)、茅蓬子(南昌)、屎缸(梅縣)、屎坑(蘇州、廣州)、礐廁(廈門)、束司(潮州)
女孩兒︰閨女、妞兒(北京)、丫頭(合肥)、小娘子(蘇州)、囡兒、媛子兒(潮州)、細妹子(長沙)、女崽子(南昌)、女仔(廣州)、桓子(陽江)、姿娘仔(潮州)、諸娘子(福州)

玩兒︰白相(蘇州)、嬉(溫州)、暱(南昌)、搞(梅縣)、玩、反(廣州)、七挑(廈門)、剔桃(潮州)

爺爺來港數十年了,仍是一口「上海廣東話」。有時在街上聽見一些人說話,他們講的 雖是廣東話,但我一聽便知他們是來自上海。唐代詩人賀之章有首詩︰「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可見一個人出生 以後必然要打上一個鄉土的烙印--方言。

(刊於二零零一年五月一日《星火》第十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