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不名校」

陳靖儀 拔萃女書院



  日前剛有機會認識到一班新朋友,不想,又一次勾起淡淡無奈。細說之下,無奈過後還是無奈……

我 就讀一間不俗的學校,準確一點來說,是被標籤為名校的其中一書院。在這學校唸書,已是第六年,不過,有一點是從入學以來沒有變過的--小六時候跟同校或不 同校的學生大戰一場,爭到了理想中學的一席位順利升中以後,每次遇到新相識或不相熟的朋友問起:「嗯,你在哪兒讀書了?」心裡感到的是一陣尷尬,總想找個 方法蒙混過去算了,可是幾乎次次都是失敗收場。例如繞圈子說是在哪一區,對方定必要尋根問底是哪一間叫甚麼名字,就是不肯放過我;坦白從寬以後,換來的是 一陣無奈,因為有超過一半的人,會因為這個小小答案而就此將我定格:必定又是一個來自名校自以為是眼高過頂看不起人的傢伙!雖然當中大部份也能在經過一段 時間的相處後一改舊觀,但之前那段時間也有教好受的了。(請千萬別誤會,我並不是因為不喜歡我的學校,所以意圖抵賴不承認自己是她的學生,相反,我對這教 育了我五年多的母校很有歸屬感,而且是從知道派位結果那天開始。)因為成了「名校生」,不得已的與其他人隔了一段無形的距離(是人家會跟你保持距離!), 甚至於連跟從前的小學同學之間也多了一層無名的隔閡。這些又是為了甚麼嘛?!名校不名校,又有甚麼分別呢?還不是一樣。但卻鮮少有人能不受這既定的成見影 響。

其 實「名校」這個名詞,從出現以來不知給莘莘學子平添了多少壓力。父母望子成龍,供給子女最好的學習環境入讀最好的學院--名校。從幼稚園開始為他們選擇最 好的,目的就是要讓他們將來在名校生堆中佔一方寸之地。更甚的,由幼稚園開始便為他們聘請私人補習教師。年紀少少就背負著父母的厚望,學校裡老師們的寄 望,加上對自己的期望要求等等。種種壓力積聚起來,重量何止於有損小孩子脊椎的大書包!無怪近年來小學生不堪功課壓力而輕生的報導越來越多了。就是因為以 上種種,令本為樂事的學習、讀書,成了學生們眼中的苦差,甚至於一說起讀書就先怕了。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種「階級觀念」也無可否認有其一定的好處。 最明顯的就是對學生的激勵作用。擠不進那一小撮中去的,發奮要做得更好,比他們更好;擠了進去的被鼓勵要繼續努力,又或在新環境裡遇到更強,激發起鬥心。 這樣一來,反成了一種推動力。當然,同時地亦可能是在打擊他們的自信心,降低他們的自我價值。可是,利弊向來秤不離鉈。

(刊於二零零二年二月一日《星火》第十五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