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典禮的台階

劉遠強 伊利沙伯中學

……
要來的,始終要來。七年的中學生活,就在這畢業典禮中完結。
回想中一時,一切是那樣的陌生,一切是那樣的有趣。一夥小子聚在一起,終日談天說地,熱熱鬧鬧。那時的我,可以用「初生之犢不畏虎」來形容。愛闖禍,擺烏龍,動輒得咎,屢屢碰釘,卻又很快忘記痛楚。

一片一片又一片,兩片三片四五片,六片七片八九片,飛入園裏皆不見。金風颯颯,枯葉剛飄下,又隨風起舞。在那又長又斜的三合土路上,不知道走過了多少遍。今天,我看不見杜鵑花,也聽不見同學們的笑聲。
……
經過無數次的綵排,正式的畢業典禮要開始了。密密麻麻的人群,擠滿了整個禮堂。在領袖生的帶領下,每人都給編了一個舒適的座位。頓時,四周肅靜一片。

悲喜交雜的心情,隨著國歌的奏起,在起伏不定。嘉賓們的演講詞,化作漫天蝴蝶,蓋住了人的心靈。我不自主地凝視窗外,樹在動,卻不聞風聲。
我們一個個步上臺階,雙腳像給鐵鏈綑綁住,不能前進。每一個步伐,都有重大的意義。多踏一步, 便越接近禮台,然而,現實卻不容許我倒退。畢業證書,一卷卷地交到我們手上,如鵝毛般輕的紙,現在卻重如千斤。我凝視著同學們的臉,他們的眼睛,沈默著, 又或是,我們都有著同樣的心情。
……
中五會考一役,死的死,傷的傷,留下的,只好苟且偷生。我每日都活在陰影中,做著同樣的噩夢。親眼看見自己的摯友們,被巨浪吞噬,卻又無力挽救。五年的友情,就此付諸東流。現在,殘酷的歷史,又再一次重溫。命運,就是如此弄人。

音樂課的鋼琴聲,在我的耳邊響起;同學們的歌聲,好比天籟動聽;老師們的教誨,現在成了讚美的詩篇……所有所有,交織成一段哀怨纏綿、可歌可泣的交響曲。淚水在眼底裏徘徊,呼吸有點困難。無奈,我要忍住,不能哭。
……
清晰的臉孔,罩上了一層薄薄的紗。笑臉、哭臉,皆復不見。在不知不覺間,典禮已接近尾聲。掌聲連珠炮發,一浪接一浪,此起彼落,彷彿永不會完結。

我拾級而下,一步步走回自己的座位。每下一級,心情便放鬆一分。悲傷的心情,淹沒在掌聲之中……

(刊於二零零二年二月一日《星火》第二十四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