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窗素描》

郭浩霖 浸信會呂明才中學


  人們生活繁忙,眼前掠過的面孔多不勝數,能夠銘記於心的卻寥寥可數了!與我每天一起過日子的同窗們,數目不下一百,真正有深刻印象的,也不外十來個親密的好友,而他,卻是其中一個……

  他的外表與其他人並非有很大的分別,也從不會吸引其他人的艷羨目光,但卻叫人過目不忘。他有一張「國」字的臉型,這能給人一種 穩重而忠誠的感覺,也就是那種富「中國味道」的臉龐。在我的印象中,他的髮型似乎多年來始終如一,都是一頭黑髮,短而碎,那不就是樸實無華的象徵嗎?人們 說,眼睛是人的靈魂之窗,能夠察看得到一個人的心思。若以此套用於他的身上,我則可以看得出他是勤勞的,在他的雙眸之下,長年蓄養著一對黑眼袋,它比一般 人所有的都要大。須知道眼袋是以「捱更抵夜」而獲得的,可見他曾付出過多少個月夜,埋首於學業。不知是否在學業上過於奮力,好些個人的料理,也許就被忽略 了!看看架在鼻樑上的眼鏡,雖然是金屬的框架,可是那雙鏡片,永遠都是矇矇的蓋著一層油污!使他不拘小節的性格表露無遺。不得不提的還有一張長滿麻子暗瘡 的臉。那是星羅密佈的,聽說有低年級的同學說他很「恐怖」,而他卻不以為然。我只會說,這是他不可推諉堅持付出時間和勤勞的結果。

  他嚴重的暗瘡,倒也使我們更進一步瞭解他的個性。我們一班「兄弟」好友,有見他連夜少睡,虛火上昇,弄致暗瘡迸發,作為朋友的 也不好過,所以便細細商量「對策」。送他一支暗瘡膏?他似早有過不少了,只是他用不用的問題而已。警告他必須睡得充足?這恐怕是更難了!要他放棄書本學業 的研習時間比登天更難!倒不如叫他看醫生吧。就是這樣,我們一致告訴他這個構思!「甚麼?看醫生!」他一聽之後道。「你們以為我未嘗試過嗎?我媽也著我去 看過醫生,也不外乎是開點藥,真的沒甚麼大用途嘛!」「看過中醫了沒有?」其中一友人立即說。「這……尚未。」「就我聽人說中醫可治本嘛!既然西醫治標也 不成,不如治本吧!」「這不是問題所在,太煩了,整飾不是我的個性吧!不用了!」就這樣的推三卸四地,一時的關注落得投進無底深潭的結局。這是不修邊幅, 還是不懂料理自已呢?
  他也有童真的一面。所有認識他的人都會記得他撓一撓手,口中發出「喂喂」的聲音。這似乎是沒啥意思的,別人都會報以「傻了 麼?」或類似的回應,可是,只要留意他作此舉動的時間,便會懂得箇中的底蘊了!他只在班中肅靜的時候才會如此,他曾暗地裏跟我道:「沒法子的,死一樣的沈 寂,氣氛總是不太好吧!」原來他是想班中的氣氛更活躍一點,這,相信這並非每個人也能留意到的。

  還有他很喜歡一邊讀書一邊踱步,他謂:「晚上溫習,人很容易便會昏睡過去,我只好徘徊一下,使自己的身軀不斷活動,才能捱得下去嘛!」這樣的人,難怪有這樣優秀的成績。

勤奮是他的標誌,執著是他的代號,所以缺點也給掩過去了!

(刊於二零零二年二月一日《星火》第十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