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的日子》

鄒麗鍶 順德聯誼總會李兆基中學


  日復日,年復年,終於要告別那條爬了七年的長樓梯。不上中學,就不會再爬那條樓梯的了。

  曾經,我滿腦子都是讀書,我為每個測驗而盡心盡力,也為每個考試而勞心勞力,那時候,讀書是我的一切,不可以說那段日子是白過的,但那一定不是最精采的時刻。

我懷念每個十二點七,因為我可以跳出死寂的課室,也可以出外吃飯,那是我每天最開心的時刻。遺憾的是,我曾經把這最開心的時刻花在溫習課本上。

很討厭早會,每天早上都要站在排球場上聽著一式一樣的宣佈,為什麼不能坐在課室內聽課?冬日的早晨,更要穿著那沈重的校褸,是無理取鬧的校規叫我們吃苦。

忘不了那年,那年我把課本拋到九霄雲外,把整個人都獻給課外活動。那年很辛苦,但卻很開心,那是我七年裏最精采的時刻。
西斜的校舍,夏天的放學時間總被落日照著,是個很熱而活力充沛的下午。下雨的下午,把整個天空染成灰色,雨水從天空散落在排場上,雖然會為沒有帶傘而煩惱,但真的好美!

痛恨過每個要七時起床的早晨,詛咒過校內每一條校規,現在才知,那時身在福中不知福。很想,真的很想留住每一刻,但那是不可能的,我能夠做的,就是在腦海中重播每個令人回味的片段。

(刊於二零零二年二月一日《星火》第三十四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