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紅

吳敖彤 佛教孔仙洲紀念學校

  我搬了新家後,接觸到一對公公婆婆。

他們話不多,對人友善和氣。兩人結婚多年,婆婆因多年糖尿病纏身,眼睛及腎都已損傷了,除了一、三、五定期洗腎外,其餘的時間只能在家中休養。每天早上,公公梳洗完叫婆婆起床,幫她泡咖啡、幫她驗血糖、打胰島素,並把藥放在她的掌心。

下 班回來,公公一進門總會叫一聲:「嗨!」坐在沙發上的婆婆早已望穿雙眼,盼望著那再熟悉不過的身影。此時的公公,總會習慣性地,頑皮地捏一下婆婆的臉頰。 我看得出來,這一切都是每天自然發生,沒有矯揉做作。每一天對他們來說都是種期待,期待公公下班回來,期待覑溫馨的相處。

他們倆常常坐在餐桌前,看著他們的女兒忙進忙出地準備晚餐,我總感到他們似乎在欣賞一本故事書的內容,彼此談論著;有時婆婆還會把頭靠在公公的肩頭上,手牽著手,好像小情人般,甜甜的。

有一回公公晚回來了,女兒請婆婆先吃飯,她輕輕地說:「我等爸爸回來再一起吃。」女兒深受感動。因為她從來沒見過他們吵架,不管出門或是在家裏,公公總是悉心呵護著婆婆。雖然他們年紀已經不輕,但是每一個小動作或眼神,總似乎是熱戀中的男女,每天如是。

他 們的女兒告訴我,公公很心疼婆婆年輕時的辛勞,到了該享福的年紀,卻因病魔的摧殘,身心皆受煎熬。後來婆婆因病住院,有一次他們的女兒半夜睡不著而走到客 廳,發現公公一個人在菩薩面前,雙手合十。他憂心的面容、斑斑的白髮,在震動著女兒的心坎。他們彼此扶持和珍惜對方,把對方視為最珍貴的寶物。

有一回公公想牽婆婆去海邊散步,婆婆說:「我走得很慢,也走不久。」公公說:「沒有關係的,我會陪伴覑妳。」其實,我相信不管她走得多慢,走得多遠,公公永遠都會在她身邊陪伴著她。

夕陽的彩虹仍是那樣的美麗、那樣的動人、那樣的震撼著我的心靈。那盡在不言中的感情,如一部動人的電影,蕩漾著人們的心,濃得化不開。

(刊於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一日《星火》第十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