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根煙
我的車我的家
隨感兩首
媽媽使我變得很剛強
火星人

第一根煙

Max Li Ivanhoe Grammar School, Melbourne, Vic, Australia Year 11

  *有一種時候,我們真的需要一根煙*

  從出生開始,父母親就開始不厭其煩地教育我,不要跟不三不四的人一起來往,不要跟他們去學壞,為這個社會充滿了險境。然後進了學校,這個說道的角色轉由老師和學校擔任。一直到今天,我的耳朵已經不知道多少次地被灌輸了這些思想的教育。

  尤其是不要吸煙。因為吸了煙就會去吸毒,吸了毒就會去搶劫別人的錢財,搶劫了就會進監獄,進了監獄,本來美好的人生就被破壞了。於是我真的害怕吸煙,甚至害怕所有吸煙的人。為什麼呢?因為吸煙會毀滅我的人生。

  可惜後來我慢慢地長大了,慢慢地發現原來父親也是吸煙的,老師有的時候也是吸煙的,許許多多開著豪華轎車,穿著筆挺西裝的紳士也是吸煙的。然而他們的人生卻沒有被毀壞?他們的第一根煙是什麼時候開始的?為什麼他們有這個勇氣,我卻要被他們蒙在鼓堙H

  再後來,我又長大了,慢慢地學會欣賞吸煙的美麗,別是女性吸煙時的那派頭,小小的一根香煙,往往卻會帶來一絲朦朧,或叛逆,或性感的妖媚;從紅唇埵R出的煙氣,環繞在空中,一轉,兩轉,三轉,再隱隱約約地隨風而去,早已帶上濃烈的浪漫色彩,令觀者回味不已。

  電視堶悸漪F府廣告於是針對我這種不切實際的幻想進行糾正:有型定無型,不是一支煙決定。說實在政府拍這類廣告的確是承受了很大的“機會成本”,因為無論哪個國家的財政收入有很大一部分是來自這些侵蝕身體心靈的煙酒,為了不讓更多的年輕人誤入歧途,竟然自行減少收入。用心良苦!然而在我身邊看來,吸煙的朋友卻是越來越多了,有的可能是受其他的朋友影響,有的可能是受影視明星的形象影響。看來無論那些廣告怎樣拍,年輕一代的煙民也不會顯著地減少,反而只有增加的憂慮。

  然而不論身邊的人怎麼樣,我還是沒有去嘗試第一根煙的念頭。朋友問我為什麼這麼沒有膽量,我卻否認這是膽量的問題,我並不是擔心它所帶來的疾病,更無關乎什麼人生問題。只是不想,不想就是不想,好比始終沒有去打耳洞,好比始終沒有去學車,不是不敢,just don't feel like do ingit。

  直到看了“花樣年華”堶悸滷蝝簞間A才平生第一次真的想去吸煙。那時候我最敬愛的數學老師去世了,最好的朋友跟最厭惡的人拍拖,而最費心思畫的一幅畫被最無情的老師貶為“廢物”,一時間在生活的所有角落都失去了落腳點,仿佛再向前邁一步的話就會失去平衡而掉進深淵,在夜堭r徊沮喪的時候,想起梁朝偉那個沒有表情的臉:深深地吸一口煙,再緩緩地吐出來,也許普天下的男人再也沒有比他更能表達出這種深邃。我那一刻很想墮落。人就是在最脆弱的時候顯出叛逆的,並不是要刻意追求這種感覺,只是被告知不要做的事情往往就在這個時候想去嘗試。也許我只是想製造一個畫面,一個類似於電影中的畫面:一個成績優異的學生頹廢地在馬路旁邊吸煙。

  最終我沒有做。因為那一刻的我太累了,特別是想起我那個可愛的數學老師,他生前跟我說的最後一句話竟然是:你最近退步了,要加把勁!

  陶醉在似乎痛苦的回憶堶情A臉面麻木地坐在路邊灰色的水泥地上,沒有力氣抬起頭看看眼前的世界,只知道時間已經快晚了,夕陽的餘輝也漸漸地從地平線消失:此刻的我並不需要香煙或是酒精了,神經早已麻木,人也徹徹底底地醉了。

  原來政府的宣傳節目的確是對的,有型或是無型,真的不是一支煙可以決定的,人的心堶悸滌黤菮M希望一旦失去,便會感覺到空虛無物......再次重拾信心去生活的時候,才發覺自己剛剛從麻醉的雲霧中清醒過來:那是我吸的第一根煙。

  後記:上個星期我的好朋友吸了她生平的第一根煙,她因為被人誤會而一夜間似乎失去了所有的朋友。我瞭解她的心情,於是我打電話給她跟她聊天,我知道她很需要。


 二零零二年 何萬貫教授策劃  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學院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