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廁所
守時好嗎?
故事
被丟棄的角落

去廁所

羅仲煒 中五 伊利沙伯中學

  不論大、小宴會,總有一樣設施是主人家必須具備的。椅子?非也,客人可以站著進食。餐桌?非也,客人可以用手捧著餐碟進食。此物,廁所也。

  當然讀者們覺得,客人有三急時,忍著忍著,不就成了嗎,何需廁所?誠然這也可以說得通,但其實廁所的用途絕不止於此。

  某一酒樓的賓客房堙A甲滿面笑容的對乙說:「這餐我做東的了,不要跟我爭。」

  「怎麼好意思呢......」乙也笑著回答。

  「算了吧,就當是慶祝你升職吧!話說回來,今次你升了職,千萬不要忘記我們這班出生入死的兄弟呢!」甲打斷了乙的說話。

  「是呀是呀,你是我們的老大了,多多關照啊......」其他人的笑容也一擁而上。

  「不好意思,我想我要去一去洗手間......」乙一臉尷尬的溜進廁所。

  何等聰明!將廁所的真正用途發揮得淋漓盡致。沒錯,廁所正是避難所。自人類發明了宴會這種社交活動,便賦予廁所一個不可取代的重要地位:不是因為它可滿足生理需要、不是因為它可讓女士照鏡補妝,而是因為它可以讓在席間坐得忐忑不安的人有個好去處。

  自古英雄,誰不「識時務而退席」?劉邦於鴻門宴中險遭舞劍者暗殺;劉備在襄陽設宴而遭蔡瑁伏兵包圍,都是靠藉口去廁所才可以脫身。為何他們可以脫得那麼瀟灑、輕易?向陰謀奸險者說要去廁所,一點也不會受到懷疑,因為這些小人也經常在這些場合中「去廁所」,久而久之,他們便認為在宴會中「去廁所」是必定動作了。那麼,如劉邦、劉備等大英雄在宴會中「去廁所」是一點也不出奇的了。

  人設宴,多是為了喜事,如升職、滿月、結婚、喬遷等。這些事當然值得開心,但一些善於「處世」的人懂得利用這個時機,施展圓滑僂籅漱漎q、再加上口甜舌滑,編織出完美的人際網絡。有些智者,知道對這些人的說話有聽等於無聽,但卻要不斷的聽,自己又不好意思強行離席,於是托詞「去廁所」。唔,這些智者更懂得處世呢!

  宴會中的小社會是醜惡的;廁所堛漱H卻是純真的。他們洗一洗手、抹一抹瞼,望著鏡子,便能從營營役役的生活中,尋找真正的自己。廁所,正如一條在黑夜中發光的河流,因為人們總嘗試尋找光明;又如舒筋活絡的驅風油,因為人們總是被虛偽和奸險壓迫得腰酸背痛。

  人類的至理明言不再是什麼「沈默是金」、「我思故我在」等等一些不是所有人都懂的說話,而是「不好意思,我想去一去洗手間......」,人人都心領神會的一句話。

 


 二零零二年 何萬貫教授策劃  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學院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