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之秋

香港之秋

「在這個多事之秋,這些小品實在是世人的心靈雞湯。」

書名:《香港之秋》
作者:思果
推介:陳炤佑中七伊利沙伯中學

  《香港之秋》──從小品中見大道理

  人,是奇妙的動物,被喻為「萬物之靈」。

  然而,「萬物之靈」並不代表「萬事俱靈」。人也有其矛盾、無奈的時候,也有其軟弱、自私的時候。《香港之秋》所載之小品,主題雖然各異,可是當湊集在一起時,它們卻成了人生的投映機,投映出一幕又一幕的人生片段。

  人生是否漫長之說屬見仁見智,不過即使再短也不可能可以在數萬甚至數十萬字中可以作出深入而全面的描繪。故此收錄在本書中的文章只能說是思果先生刻畫人生百態的縮影,而不能視為整個人生歷程的足本。但其中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細節,正剖析了人類種種挫折的根源,反映了人類的心理弱點,也是對人類社會的當頭棒喝,促使我們作出徹底的反省。

  人生=矛盾?

  人生,總是充滿著矛盾。

  一方面,人人都希望強化自己的民族,可是另一方面卻媚外崇洋,認為用舶來品是身份的象徵(《舶來》)。這形同否定了己國的優秀之處,長他人志氣。此風氣並且引發了人們對文化出現汰弱留強局面的憂慮。其實這類媚外的心態大概是由於國勢的持久積弱,導致人民缺乏自信而造成。可是我們須意識到任何文化也有其存在的價值。「世事如棋局局新」,觀乎我國從清末民初時期的一蹶不振到現在的揚眉吐氣,國際地位日漸提高,及至於席捲全球的「中國熱」的流行,都足以證明「強勢」或「弱勢」只是時勢造英雄而已。故此,我們應盡力保留自己國家的文化,同時也尊重、欣賞別國的文化。能做到互相尊重,世界才有未來。

  人生的另一矛盾在於吃的方面。時下流行「瘦身」,營養學家都建議少吃高脂或高營養食品(《節食》),但這種景況絕不可能在人民不得溫飽的第三世界國家出現。富有國家的人民大多忽視了大自然賦予人類的寶藏,不斷對之摧殘,造成現今連日常呼吸的氧氣也變成寶物的田地(《大自然的浪費》)。有人因為太富足,所以不懂珍惜,有人卻連珍惜的機會也沒有。世界是否就是這樣不公平?我們又能否同心協力創造地球村,達至無分種族,「四海之內皆兄弟」的人類關係的昇華,互相給予無私的愛與協助?

  或許如作者所說:「我們永遠有許多問題。」問題來自每一個人的生活細節,而它們都是人生矛盾的根源。有時想把這些矛盾連根拔起的想法簡直是天方夜譚。我們要維護吸煙者的人權,還是要為保障非吸煙者的健康而設定非吸煙區(《香煙》)?我們要通訊發達,還是要承受手提電話帶來的噪音困擾(《痛恨鞋的人》)?我們要追求名利,還是要擁有須放棄名利才換得到的幸福(《明星群像》)?人生就是重重複複地在這些矛盾中打轉和掙紮。「幸福的不是沒有問題的人,而是解決了問題的。」思果先生告訴我們這個事實。我們必須面對和思考這些問題,從中找出取得平衡的方法,才能達致融洽、多贏的局面,開創具建設性的人生。


文明與道德的抗爭

  人類擁有高度智慧,可是智慧有時會蠶食良知。聞之也實在令人不禁打個寒噤。上天賦予人類解決以上人生矛盾的能力,可是我們有正確地加以運用麼?

  古來聖賢皆倡仁、倡博愛。然而,時空的進展並沒有將這些真正的大智慧帶到現代。反之,碩果僅存的智慧變質了,被利用成為「殘人以自肥」,換取自身利益的工具。人際間的爾虞我詐、凡事先以金錢掛帥的例子俯拾皆是。究竟,這僅僅是人性的倒退,還是未來連串悲劇的序幕?智慧會使人進步,還是墮落?

  人類德行的江河日下從日常生活的小節中已經可見。隨地吐痰、不遵守規則等不顧他人的行為(《痛恨鞋的人》)根本是司空見慣。政府因為覬覦龐大的稅收而甘與煙商暗渡陳倉,言行不一,一方面既宣傳國民應注重健康,另一方面卻又容許煙商賣廣告(《香煙》)。這類以金錢的考慮凌駕人民健康的行為,是否意味著人類德行的價值越來越低微?

  更令人震驚的是,一直被認為是美德的坦白,已經成了一種手段、一種權謀。現在根本難以從一個人的言行來推斷他的真誠,因為以偽善來達到目的的實在大有人在(《坦白》)。這種疑幻疑真的坦白使人戒心提升,甚至互相猜疑。最終,人類的互信與良知破滅,自相殘殺,與「人相食」毫無分別。美國發生了慘絕人寰的恐怖襲擊,正是「人相食」災難的萌芽,對世界的和平響起了警號:沒有良知、沒有信任,就沒有和平。坦白是互信的基石,實不容許任何人意圖破壞。

  唯利是圖、罔顧他人、偽善、不知廉恥等形容詞會否變成未來對「人」的闡釋?智慧會否使人類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道德與文明如何能做到相生而不相剋?相信只有人類才曉得答案。

  老年:步向死亡,抑或重生?

  無可否認,每個人的生存都有其獨特的價值。

  然而當一個人步入老年,風光不再時,社會又怎樣對待他們呢?從明星的遭遇中我們可以見到人生的無奈。盛年時萬千寵愛在一身的蕓蕓巨星中,有多少可以抵受「長江後浪推前浪」的衝擊(《明星群像》)?他們似乎已經受到社會的摒棄,甚至遭取笑年華老去。歲月不留人,既然每個人都有花樣年華的時候,當然也會有其年華老去的時候。從盛年步入老年遭受的心理衝擊,不是年輕人可以想像得到的。那怕只有親身體驗,才能明白老者的無奈心情。作者說:「秋葉辭枝,我想到了老年」(《老年》)。秋,是暮年的序曲嗎?

  人生逐漸走向盡頭,老者的心中是否都充滿著感慨?這是當然的。人生的閱歷越豐富,感慨也越多。踏入老年,需要擔憂的事情實在是不勝枚舉,身體出現的病痛根本只是問題的冰山一角。沒有病痛的老人也不代表沒有煩惱。社會上規定年老者需要退休,原意是為減輕老人的壓力,令其可以過逍遙自在的生活。可是人一沒事做腦袋空著就會胡思亂想。欠缺生活寄託的老人會開始懷疑自己的存在是否社會的負累。社會應如何協助老人家們適應新的生活?作為社會的一份子,我們是否應該為這班曾為大眾作出過無數貢獻的長者出一分力,認同他們的努力成果,幫助他們重新融入社會呢?我們現在對待老人家漠不關心的態度,又與欺師滅祖有何分別?這留下的一大堆問號,實在值得我們共同反思。

  也不是所有老者都是缺乏自我認同感的。問題的癥結在於社會根本不認同他們,甚至對他們加以挖苦。老來轉行,或做一些被認為只應於年少時才幹的事會被評為可笑,然後被諷刺(《可笑的事》)。可以說的是,這些批評者和嘲笑者的眼光實在流於淺窄。部分長者克服了盛年時事業成就的掣肘及年齡的障礙,退而不休,這種精神不是比那些不務正業、好吃懶做的社會蛀米蟲高尚得多嗎?我們應深切反省:可笑的究竟是這些人,還是長者?

  現代年輕人對老者不聞不問的態度,敲響了人心的喪鐘:步向死亡的不單是老者,而更包括人心。我們的智慧往那兒去了?我們與其利用天賜的智慧去幹違反道德、危害人的價值的壞事,為何不好好運用它們,協助老者重生,協助人心重生?

  「老有所依」是成功社會的象徵。長者是家庭的財富,更是社會的財富。「家有一老,如有一寶」這千古傳頌的說法確實值得在道德淪亡的社會中重新提倡。老人之秋是否一定充滿著淒愴?為長者締造豐盛的老年生活是否能為被灰色籠罩的現今社會添上一層色彩?思果已經把答案告訴我們了。

  《香港之秋》不僅是寫給香港人看,而是寫給全世界的人看。在這個多事之秋,這些小品實在是世人的心靈雞湯。全人類會否步向死亡?抑或我們會得到重生?人類往後要走的路,將由人類自己走出來。



 二零零二年 何萬貫教授策劃  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學院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