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編陳俊偉編芯
副編林瑞濤編芯

 

《編芯》

林瑞濤@遊牧民族 英皇書院 中六

甲部 個人定義辭典

若林(Wakabayashi)──筆名/網名,日本姓氏,漫畫《足球小將》中門將林源三在原著中本名「若林源三」。至今此名已騙得多人以為我是女兒身。

死線(Deadline)──催迫我寫稿/做音樂的主要動力。

電腦(Computer)──現階段人生必需品,本年度使用率最高之五強分別有InternetExplorer、MicrosoftWord、Cooledit、ICQ和Realplayer,排名不分先後。

原稿紙(Manuscriptsheet)──光買不用的東西。其作用已被MicrosoftWord取代。

MUSIYA紫藍色白緣鋼線結他(Dorothy)──幾乎每天都會碰的東西。學藝不精卻喜歡裝模作樣。

遊牧民族(NomadWorkshop)──機構名,正式成立於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七日,主事音樂創作,唯因作曲人若林出產奇慢,原創作品產量少得可憐。

文字創作(WritingGraffiti)──也是進度很慢但一直捨不得放棄的苦力工作。

唱片(Discs)──窮人的奢侈品,我定期就會很開心地被迫奢侈一次。最近好像真的出現了奢侈不起的情況。

無聊(Nonsense)──個人性格上之宗教信仰及人生支點。

虛假(Hypocritical)──個人最討厭的個性之一以及個人主要性格成份之一。

金庸(LouisCha)──令人呆若木雞的作家,令我初次誠懇地感到我五百輩子都學不到的一個人。

林夕(Linxi)──非常仁慈的匕首。直到現在他的詞還在影響著懵懂的我,雖然我不是每次都看得明白。

快樂(Happiness)──缺了就會死的人生必然酵素。


※※※


乙部 隨寫

(1)

  人生是在天國與地獄兩者之間的眾多限界線上跳飛機的過程,而創作是把這些過程用人道方法記錄下來的實況筆記。

  這句話是我半年前寫的。

  現在看來,不免覺得寫得有點老氣橫秋,像是在故意扮深奧一樣,不過我也還是覺得這句話該已囊括了創作的意義,至少是我理解範圍內的創作意義。

  雖然我真正的創作動機遠沒有這麼偉大。

  我的創作動機歸納起來只有三個:一,貪玩;二,吸引別人注意;三、精神寄託。

  隨著年月漸長,我相信我第三個創作動機將會漸漸蓋過前兩個。

  當然現階段是三者並重,其中似乎貪玩稍為佔先,我真的覺得創作是非常好玩的一件事,我也說不出好玩在那堙A總之令人興奮莫名,雖然過程很慢而且令人很難受。

  而且我覺得「創作人」也是一個很有型的頭銜或稱號。

  我是一個非常搖擺不定而且非常拖拉的人,就文字創作來說,我的稿不但要構思良久(當然多數是在發白日夢沒在構思),下筆想了又想,寫完還要重看一遍又一遍,審句、審字甚至審標點符號,這種幾近變態的文字潔癖連我自己也覺得過份。於是我的文字創作產量非常少。

  感謝星火。

  文字創作一定要感謝星火,這是第一份肯刊登我的作品的文刊(也是至今為止唯一一份),後來又收留了我,讓我有機會接觸編輯內部工作。多謝何教授和孫小姐,你們非常照顧我,我覺得星火是我第二個家。多謝星火的各位前輩,編輯會議塈琣b你們身上看到了很多有關辦事或決策的方式,這在校園生活奡X乎是學不到的。還有這一期的主編陳俊偉兄Gary,做了這一期後我只有一個想法:星火第一年你們每個主編要獨自負責一期,這種辛苦實在難以想像。十分感謝Gary的指導。

(2)

  不知道甚麼時候我開始覺得自己好像比別人成熟,有點與眾不同的感覺,這該是我還小的時候吧(十一二歲)。然後這幾年來我看到的是,比我成熟比我懂事的人在我面前比比皆是,從他們身上我開始發覺到自己的低能,慢慢反省自己的不足和不成熟,我發現我自己之前完全是想錯了。

  我身上太多東西要改了。

  當然有些東西改得了,有些東西是本性難移,不過令我很欣慰的一點是,這兩年來我開始漸漸用人道角度去看世事,我告誡自己,多數情況下都要心存仁慈,給點基本的人道精神,做人做得像個人一點,自私是要有,但盡量別像野獸,凡事只想自己。我發現當我照這個來做的時候,很多事都能迎刃而解。我感謝當我做得真的很不像話的時候給予我提點或責罵的人們,雖然有時候我真的劣性難改,但感激你們對我尚存希望。

  還有,要感謝這一兩年來我遇過的所有「型人」,包括Roy、Zell、小寧、茜、Koe、Matthew、菇、DabaCarrie&Kittie等人,你們的人生觀、處事方法和生活態度對我影響鉅大,在你們身上我學到很多有利自己成長的課目。最後是師匠芝See菇Bi,雖然你不認識我,但你是我永遠的恩師。

                


 二零零二年 何萬貫教授策劃  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學院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