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寒窗」難圓理科夢
戰勝自己
天使的降臨
不忘師恩
同學

 

 

戰勝自己

鄧嘉淇 新界鄉議局元朗區中學 中四

朗誦的聲音在空氣中消散,我深深的向台下躹躬,然後豁然開朗地踏下臺階。剛才心中悸動的感覺仍在,但此刻添上的滿足感將心穩定下來。雖然我已參加過數屆校際朗誦節的比賽,但這次參與英文獨誦卻是最難忘、最深刻的。

回想學年之始,我興致勃勃地向英文老師自薦參賽。原以為已有經驗的我可以輕鬆完成準備, 豈 料本年度的誦材竟是由中國古詞《念奴嬌‧赤壁懷古》所譯,發音與感覺的掌握截然不同,使我有點無所適從。

更不幸的是,各科的家課習作、測驗評估正排山倒海似的向我襲來,使我忙碌得不可開交。每星期本來騰空以練習的放學時間,已被補課佔據著。

「老師,我……想放棄了。」站在老師面前,我羞愧地垂下頭,懦怯地說。距離比賽只剩下數天,我始終還得先向老師交待。

原以為老師會對我嚴肅地斥責,豈料她竟平靜的說:「是嗎?老師知道你 非常 忙碌,我也不勉強你。可是,還記得你 當初 報名時那雀躍的表情嗎?你那神態告訴我,你是無論如何也會奮力迎戰的,對吧。」說到這裏,上課的鈴聲響起,老師打發我回課室上課。「不過,老師在午飯時間有空,你可以來教員室找我。」

終于 跟老師說完了, 可 我的心情不但沒有舒解,反而還像被千萬斤巨石壓著。那是一種內疚的感覺。我辜負了老師對我的期望,也愧對自己的理想。

經過反復思量,我選擇放棄 —— 放棄我的午飯時間。在校園的走廊 , 老師 陪著我 不斷練習、改進,從口齒不清到字正腔圓,由斷斷續續至一氣呵成, 從 語調平淡到抑揚頓挫……終於,到了今天——比賽日。

臺上的燈光耀目刺眼,可是我卻沒有退避。既然熬過了饑餓的痛苦,又怎會受不住一時刺眼的燈火?然而,心情仍是緊張的。當詩詞從口中念出,練習時的感覺回來了,心裏的恐懼被擱置一旁……直至,我完成朗誦。

坐在觀眾席等候賽果,我的心舒暢無比。縱使結果 沒有出來 ,但我 知道我 已經成功了。 因爲 我成功地克服了心理障礙 ,我戰勝了自己,當然 也沒有 辜負 老師對我的 期望。

這次參賽的經歷 ,將使我今後不再輕易地匍匐在困難腳下。

 

主頁


 二零零二年 何萬貫教授策劃  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學院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