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曾子曰:「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

 

「慎終追遠」是不忘本的意思。對已故的祖先能憶念不忘,則於尚活著的親人更加會盡到孝養照顧的責任。如此會起移風易俗的作用。使全民道德,歸於醇厚。

 

 

子貢問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後從之。」

 

人都有誇大的毛病,能躬行實踐的君子,是做了再說的。因為做人、做事、做學問,都是說時容易做時難。

 

 

子曰:「古者言之不出,恥躬之不逮也。」

 

常人往往有兩種類型,一是說了不做,一是做了才說。說了不做,是有其言,無其實;做了才說,不是說話難,而是實行難。古人以「話出了口而自身做不到」為恥,故才不隨便說話。

 

 

子曰:「朝聞道,夕死可矣。」

 

人不可不明白道理,還則糊塗一生,或者胡作亂為,白活了一世。此章極言欲聞道的急切,雖朝聞而夕死,亦所甘心。

 

 

子夏曰:「日知其所亡,月無忘其所能,可謂好學也已矣。」

 

新知日進,舊習不忘,才能學問日進。

 

 

子曰:「己矣乎!吾未能見其過,而內自訟者也。」

 

世界上能夠自己看見自己過失的人,真是太少了,所以更難看見自己有過失而內心自責的人。

 

 

子貢向友。子曰:「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則止,毋自辱罵。」

 

勸善規過,是朋友的道義責任,所以「益友」才能與「良師」相提並論。可是在朋友聽不進逆耳的忠言時,也只有閉嘴大吉了。不然就會大傷感情,甚至大打出手。

 

 

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

 

政治不僅是命令、權威、使人服從而已,要政治家本身能以自作則,有不令而從的效果;否則,民眾不會心悅誠服,奉行命令。

 

 

子曰:「道聽而塗說,德之棄也。」

 

「道聽而塗說」,是指隨便相信流言,而又加以傳播的人。因為不向真假,不加分辨,不管是非,均信以為真,又說給他人聽,這類人也一定為有德之人士所棄絕。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對人普遍親厚,而不偏私朋黨的是君子,與此相反的是小人。因為存大公無私的心,以公義相合的原則,就不會偏私了。

何文田官立中學

邱淑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