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城子
- 春望
- 村行

   《江城子》 蘇軾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料得年年斷腸處,明月夜,短松岡。

【作品語譯】

   十年了,夫妻生死相隔,音容渺茫。不去想它,偏是此景難忘。你的孤墳在千里之外,無處可以讓我訴說滿腔淒涼。如今即使能再相見,你也該認不出我了──容顏蒼老,鬢髮如霜。

   昨夜做了個夢,恍惚回到故鄉。夢中見到的你,仍像往常一樣,在窗前打扮梳妝。闊別重逢,萬語千言無從說起,唯有深情對望,淚下千行……啊,千里之外的荒郊月夜,在那長著小松林的山岡,墳堛漣A,定會年復一年地思念我──痛斷柔腸。

【分析作品】

   這是作者悼念亡妻之作,語言平易質樸,在對亡妻的哀思中又揉進自己身世的感慨。「無處話淒涼」這一句更衝破了生死界線的癡語,感人至深﹗

   中間插入一段夢境,「小軒窗、正梳妝」再現了青年時代夫妻生活的實景,「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這個無聲有淚的細節特寫,既符合生活真實,取得了「此時無聲勝有聲」的藝術效果。

  這首記夢之作,始終圍繞著「難忘」著筆,寫得情真意摯,沉痛感人。

  

陳艷婷 順法聯誼總會李兆基中學

 


 二零零零年 何萬貫教授策劃  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學院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