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明理學輿性禁欲

自漢末魏晉以降,迄隋唐五代,是道教房中術的大盛時期,房中術著作充斥於世,中國人對性的觀念也較開放。自宋以後,中國人開始走向性禁欲主義,除了因為房中術走入歧途,道教自己清理門戶這原因外,宋明理學的興起,也是原因之一。

宋明理學的程朱(程顥、程願、朱熹)學派,把"心" 分為人心和道心;人心是私欲,道心是天理,互相對立,此消彼長。因此,要"存天理",便一定要"滅人欲"。當然,有些欲望如飲食欲,是不能滅的。因此,朱子解釋說:"飲食者,天理也;要求美味,人欲也"(《朱子語類》卷十三)。

把這種觀點應用在性事上,朱子大概會說:"男女交媾,天理也;要求刺激的性興奮,人欲也。"因此,可以想像,房中術所教導的各種花招(如《素女經》的九法,《洞玄子》中的三十法),都會被視為洪水猛獸,猥褻淫穢。

由於這種"存天埋、滅人欲"的思想,中國人開始走上性禁欲的道路。支援這個看法的證據之一,是明代龍遵?所編寫的《食色紳言》(宋明時期,不少人喜歡寫些稱為"紳言"的格言警句來教化?生)。這紳言又分為<飲食紳言>和<男女紳書>兩部分。在後者中,龍遵?除了引用佛經外,尚且引用許多宋明理學家(包括程伊川、朱熹、陸象山、王陽明)的言論,來勸喻男人要遠離女色,禁制性欲。

首先,龍遵?明言要男人壓抑性欲:"梁武帝敕賀琛曰:朕絕房室三十餘年,不與女人同室而寢亦三十餘年,此致壽之道。……女色壞人,障聖道,……是故女人切要遠離。……寧近毒蛇,不親女色。"其次,他更進一步醜化女色:"皓齒蛾眉,伐性之斧。周顛仙所謂婆娘歹者,此也。……又伎女偈日:汝身骨幹立,皮肉相纏裹;不淨內充滿,無一是好物。皮囊盛污穢,九孔常流出,如廁蟲樂糞,愚貪身無異。又詩云:皮包骨肉並尿糞,強作嬌蟯誑感人。"因此,<男女紳言>開宗明義第一句便是:"伊川曰:欲心一萌,當思禮義以勝之。"(參1節提及的《中國古代厲室養生集要》一書。)

這類勸戒色欲的紳言,自宋起使相當普遍。在這種環境中,房中術著作便陸續亡佚,土人之間不再談論性事。當代中國人的性忌諱、性無知、性壓抑及性問題,是這樣來的,與基督教及西化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