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致廷光书》 ---
        
感唐君毅先生丰盛的人生
                    刘国强

  人生在世,若只求名利权位,到头来不免空虚。因你的声名、财富、权力、高位而簇拥在你周围的人众,固然可使你一时免于孤寂,但这些人对你的认识了解,对你的爱,未必深刻真切。当你的声名、财富、权力、高位都没有了,那时候还有多少人因真了解你、爱你,而留在你身边,或在精神上仍支持你,便很难说了。在共产主义下生活过的人,对于名利权位的虚幻性,应该更有体验。

  人生在世,可最感充实的,是父母子女、兄弟姊妹天伦之情,夫妻死生不渝之爱,以及朋友师弟道义之交。人能成就名利权位,固是可喜,但人生真正的丰盛与幸福,是在得享天伦之情、生死之爱,及道义之交。此三者非人人可得尽享而无憾。圣贤于此亦会有命限之慨叹。舜有不慈之父母,稣格拉底有恶妻。更不说中外多少贤哲,或父母早殁,或因专心学问事业而不婚。西方历史上可数的约三十位大哲学家,一半是不曾结婚的。从此一角度看,唐君毅先生虽然在名利权位上皆远未及副其实;唐先生的文化运动也未达于波澜壮阔;在个人物质生活上,唐先生度过了不少贫困的时刻。但从内部看,唐先生生命的丰盛与幸福,恐怕不是很多人可及的。

  唐先生于书香之家,父迪风公及母陈太夫人,学养俱佳,对子女慈爱,教育皆得其法。唐先生与弟妹感情甚笃。总的来说,唐先生的人生中有很丰盛的天伦之情。

  唐先生一生实践理想,不要说唐先生的宇宙情调、人生意味与领悟,我们尚未及知其宫室之美,唐先生待人至诚,所交者皆道义之士。试想一群道义之士,为共同理想而结合,而共事,此中豪情壮志,精诚坦荡,实非一般人容易享有之经验,更不是那些生活在尔虞我诈、互相利用、唯利是图圈子里的小人可体验。或曰,唐先生亦有与同道闹意见生不欢之时,实则此在人之实践理想过程中所不可免者。人之理想相同,气质禀赋亦会有别,加以君子者人作事为人认真,误解与相争自亦难免。然君子之争不可以语同于小人之斗。唐先生念兹者在文化之延续,时不忘扶掖后进,勉励后学。衷心敬佩唐先生的学生弟子实不少。笔者只是有幸敬陪末座而已。

  至于唐先生的爱情,更是羡煞旁人。真实无瑕之爱情,已非人人可有,把男女爱情之意义深化,以达于更高的精神结合,更非一般人所知。读“致廷光书”,使人感到一种经历了波折,结合了清明理智与热烈感情,融贯了更高的精神理想,而建立起来的真纯之爱情。此种真纯的爱情本身便是绝对的完美与永恒。此即唐先生与唐师母所建立的死生不渝之爱,其足可为后世青年男女向往之典范。读“致廷光书”可知唐先生爱情之丰盛,更可感唐先生生命之丰盛与幸福,非一般只生活于俗情世间,只求名利权力者所可领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