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君毅先生及其爱情哲学析述
              黄兆强
            (东吴大学历史学系)

(一)撰文缘起
  现在坐在这个座位上发表论文的应是来自香港中文大学我的好友刘国强教授。五月八日(即上星期四)下班前接到国强兄的e-mail,得悉他不能来台,且基于特殊考量,国强兄亦不拟提交会议论文。翌日晨,即上星期五早上,我即向文学院杨院长报告此事,并建议由院长或由本次会议执行长叶海烟教授(按:海烟兄系本次会议有关思想家、哲学家方面论文报告之人选提名人)马上找人〝代打″。原因是第一场便开天窗很不好;且其他场次亦必会连带的受到波及。我并建议如确实找不到其他人选代打(说老实的,离开开会时间不到一星期,如何找人?且好意思开口请人代打吗?),我愿意以〝备胎″身份作论文报告。原因是:一、身为文学院一员,且作为会议筹委之一,我有义务帮忙解决问题。 二、我虽然不是念哲学的,但过去数年间,我发表过两篇论文是研究唐先生的。 所以我对唐先生可说并不陌生。三、东吴大学教师中,恐怕我是唯一聆听过唐先生教诲(上过他课)的学生。所以本着〝舍我其谁″的一种傲慢心态,我作论文报告便是责无旁贷了。我上述的建议,院长欣然接受,并指出不作第二人想,但是为了更周延的考量,指出会在当日(五月九日)中午的筹备会议上作最后讨论及确认。讨论的结果便是现今眼前诸位师长所看到的结果:我坐在这张报告桌前,向诸位做不是论文的论文报告!
  在论文发表前剩下来只有五天的时间里,除了上班、上课及需要出席会不胜会的会议外,我能够静下来翻阅资料写论文的时间,恐怕不到四十八小时。且我总应该给论文评论人一两天时间看看我的拙文吧。再者,明天早上我还得负责作另外一篇论文报告的评论人,所以我又得花时间先拜读该文。上文所谓四十八小时,恐怕又得折半。所以以下的所谓论文,顶多只能算是我个人对唐先生的生命情调及学问宗趣的理解的一种心得报告而已;此外,我会以唐先生《爱情之福音》为主轴,试图对他的爱情观做一个简要的报告。学术论文,则吾岂敢!

(二)唐先生的文化事业与生命情怀

  三十多年前,在香港念高中时,我的课外读物之一是钱穆先生的《中国文化丛谈》。钱先生的精辟见解,尤其是他一往情深的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在我的心中泛起了一种莫名的冲动。中国文化庙堂之美尽在于是了。钱先生成为了我的偶像,成为了文化救国(当时是中共文革发展最炽热的年代)的中流柢柱。天下伟人尽在于一身--钱先生。这种想法,我在大学阶段未尝稍改易。一九七六年,我入读新亚研究所,忝列新儒学三大师门墙,始知文化、学术另有天地。唐师之博、牟师之精、徐师之霸,使我视野豁然开朗、眼界大开。
  
  余生也晚,亲炙唐师一年又半,师即归道山。然其儒者风范长萦系心中。于唐先生的告别式上,牟宗三先生以“文化意识宇宙中的巨人”赞叹系之。牟先生生平少所许可,以此志黄垆之痛俾悼念死友,亦可谓至矣。 唐先生博雅,中、西、印诸哲学,无不通贯涵咏。人或仅视为只懂得中国传统哲学,甚至只懂得儒家哲学的新儒家,这可以说是天大的误会及无知;于唐先生之学术,实不契至甚。这只要稍翻阅先生的著作,尤其遗作《生命存在与心灵境界》便知其梗概。唐先生学问难懂,以其博也;以其于众多价值及各种归趋,皆一一予以承认也。然而,承认归承认,这并不意味着唐先生皆予以同等之位阶。唐先生对不同的价值是有其一己的分判的。其对伟大人物之分判定位即系一显例。如对耶稣、释迦、穆罕默德、孔子等等历史人物,唐先生都定出不同位阶,作出高下之分判。然而,皆各肯定其价值。绝不因为以儒为宗便一概抹杀其他价值,或全盘否定代表此价值的学人/学派。其包容万物的胸怀心量,是我至为佩服的。唐师学问广博无涯涘(只要一读其两大册的《哲学概论》便知之)。读其书,有时如堕五里雾中,不知究竟。且师又承认一切价值,使人摸不着头绪;到底主轴宗趣何在,未易知也。 其实,万种学术,老师必以儒为宗、为至高无上。这种定见,只要我们抓得紧、把得住,那老师的学问便不至太难懂了。老师的学问博,其生命情怀亦类似:广包万物,无所厌弃。犹记得有位学长曾经在老师面前指出某人的哲学素养一蹋糊涂。老师回应说:这个人很孝顺。这个回应真的是风马牛不相及。这学长事后对我说:你看唐先生多糊涂。我说的是学问范畴内之事;唐先生竟以道德伦理范畴回应!其实唐先生再糊涂也不至于学问、道德混为一谈。唐先生是要我的学长转移视线、提升视野。唐先生是从更高的层次看问题:学问非人生的唯一考量。尽管其人学问一无是处,但仍有作为人的价值在,孝顺即一端也。上文说过唐师的学问难懂,甚至使人摸不着头绪;明说学问而竟以道德应,你教人家如何了解认识你的学问精神呢?这的确困难。但如果知悉唐先生是多元价值的承认者、包容者,但其核心思想是万殊不离儒为宗的话,那唐先生也不是这么让人难懂的。
  唐先生是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典型。一言以蔽之,欲内圣外王是也。其格致修齐之道(可笼统视为内圣方面的表现),尤其格、致方面,学术界早有定评,不必我多说。其外王(事功)方面的表现,则见之于新亚书院及新亚研究所之创办也。  新亚在五○、六○,甚至七○年代对香港高等教育的贡献及所扮演的角色,是有目共睹的。钱穆先生一九六四年退休离开香港后,唐先生所肩负的责任便更重。先生与牟先生、吴俊升先生诸师长继续为新亚打拼;其为文化事业、为教育下一代而继续拼博之精神,可与天比高、与地比大,实长存宇宙而为人间一永恒价值无疑。唐先生因劳瘁而寿终于新亚研究所所长任上,其毕生为教育而作出的奉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犹不足以道其万一也。赤手博龙蛇的书生事业以此为终,亦可谓至矣。
    
(三)唐先生的爱情观
  一九四五年一月,太平洋战争即将结束之时,台湾正中书局出版了《爱情之福音》一书(以下简称《福音》)。封面及版权页作如下标示:著者:Killosky,译者:唐君毅。笔者廿多年前读该书的时候,尝认定该书之撰著者即系唐先生。换言之,唐先生不是所谓的译者。同侪间多半亦如是认定,然未尝求证。就笔者阅读过唐先生的众多著作中,书前没有序文说明撰著缘起或稍述书中旨趣的,似乎便只有这一部书。著者Killosky云云,唐师不作交待,实不知何许人。盖唐师随便假一洋人名氏以搪塞耳。再者,书中所展露之思想,唐师外,想无人可有同一构思也。唐先生本自撰该书,而〝自扁″为译者,其故安在?我忖度如下:唐先生所撰各著作,除专门学术钜着外,便是谈文化、谈教育、谈宗教等等的一般性著作(其中不少源自演讲记录)。这些著作,其主题都可以说是相当严肃的。(唐先生亦撰有不少应酬性文章,不具论。)以爱情为题而写成专着的,与前述各著作之性质或风格不相侔;且《爱情之福音》出版时,唐先生只有三十七岁,三十多岁的青壮年便写这本看来类似爱情指南、爱情秘笈、爱情天书的著作,大概是没有人要看的。世人多贵远贱近。唐先生最懂得这个道理,因此便干脆以译者自居了。
  
  唐先生才大、思如泉涌,笔杆既快且勤。译事最重信、达、雅;由是,耐性及时间尤不可或缺。要唐先生静下来句斟字酌的从事翻译,那唐先生宁可自己动笔撰写一书好了。综上所述,《爱情之福音》一书,不可能是翻译之作,而当为唐先生自撰者无疑。
  
  《福音》一书,可不要误会是什么追求爱情幸福或性福之爱情指南,或爱情天书。至少,不能视为时下坊间的一般指导如何可获得幸福爱情生活的书籍。这是一本体不大而思甚精的著作。唐先生早熟,三十岁前后,以儒家为宗的思想大体上已定型了。《福音》中每句话,或至少每一段话,都充满着智慧。唐先生承认多元价值但以儒为宗的思想特色,书中随处可见。其黑格尔式的辩证思考模式综贯全书。 其丰富的想像力,及如何针对某一主题所纠缠、衍生的诸问题,予以分述疏解;务求朝一已既定的价值归趋,全然融注汇进的思想特色及行文布局,书中亦随处可见。
  
  道不远人;极高明而道中庸。《中庸》说:“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爱情之终极为结为夫妇,共偕连理。唐先生的学问,固以察乎天地为宗趣。但万丈高楼从地起,因此唐先生便先从所谓愚夫愚妇的情爱问题说起。德国诗哲席勒说过:“无论哲学家们怎么想,世界还是被爱情与饥饿支配着。”  然而,人世间狭义的情爱问题(譬如如何求爱、自增性爱魅力、三角恋爱如何致胜等等),绝非唐先生所关注的。《福音》一书,主旨在于赋予男女间的爱情一形而上的意义、道德意义、精神意义。  这便使得愚夫愚妇的情爱有其背后崇高的价值在了。

  《福音》一书是以一个充满智慧的长者名德拉斯与渴望获悉爱情真谛的一群年轻人的对话为内容而敷陈的。“一切的话,都是对问题而有意义。”(页4)唐先生于是思考、设计年轻人所提的各种问题;并逐一予以回应。这种文章布局是比较生动活泼的。有问有答,这当然比一个长者自个儿独白来说明爱情的各种形上意义及价值更容易让人接受,也使读者仿佛自身参予其中而俨然成为提问的青年。所以《福音》的结构、布局,应算是很成功的。其实,这种设计很能够反映唐先生固有的思想。先生在某一著作中(今无暇寻其出处)说过,哲学是对问题而生起。如本无问题(当然指的是人生问题、价值问题、宇宙存有起源等等大问题),那根本不必念哲学或读哲学书籍。可见《福音》的布局设计,实源出先生的固有思想,亦可视为其固有思想之具体落实。

  全书分五章,共约五万字;标题依次如下:〈灵与肉〉、〈爱之一源〉、〈爱情中的道德〉、〈爱情之创造与条件〉、〈论爱情中之罪过与苦痛〉。兹分述其内容如次,并随文揭示唐先生思想的特质。

  〈灵与肉〉一章云:“……一切人生活动,都剥去它深远的意义,而平凡化、方式化,这样将阻塞了人类了解精神的哲学之路。现代的学问家,是从人生比较低的活动解释到比较高的活动,于是以为比较高的活动是不真实的虚幻。所以我们现在的确需要翻转过来,对于所谓比较低的活动,都从更高的活动之眼光来重加解释,赋与他更高的意义。爱情在人生的活动中通常是站在比较低的地位,我们现在是首先要把它的意义提升,使人在爱情生活本身中可以发现他道德求进步精神求上升之路,而可以通到形而上之真实。”(页4)以上唐生先的意见,其实可视为全书的旨趣所在。一方面赋予爱情一形而上的解释,他方面更鼓励过爱情生活的人能够精进其道德、提升其精神。唐先生把人间各色各样的活动都归摄到道德层面上去并给予解释(道德形上学--对人世间的各种活动给予一富有道德意涵的形上解释),上段话可说是唐先生一贯主张下的一个例证。要领悟唐先生的相关思想及言论,莫如看他的《文化意识与道德理性》一书。
  
  唐先生又说:“一切的爱都是一种爱的分化。宇宙间只有一种爱,因为只有一种精神实在生命本体。”(页8)这句话也很可以让人嗅出形上学的味道。“一切的爱”,其范围可以是很广的,。我们可以无穷尽的开列其项目。先生在〈灵与肉〉一章中特别归纳为四方面:爱真、爱善、爱美、爱神圣,并指出男女之爱中,其背后便隐含这四爱;且强调必以实现此四爱为爱情生活之终极归趋,并藉以提升人生价值。
  
  〈灵与肉〉一章亦特别强调男女之爱中的敬与信的问题。这个问题,唐先生是如此敷陈的:“敬是你敬对方。信是信对方对你。你必须有敬而后愿意信,你必须有信而后更坚固你的敬。你之敬他信他增进他之自敬与自信,而他对你亦将以敬信来增进你之自敬自信,报答你对他之敬信。”(页10)唐先生环绕一主题,不断转进、深入的思辩模式,以上引文可以概见。此外,敬与信是儒家最主要的德目之一。于此亦可概见唐先生以儒为宗的影子。上文说过唐先生钟情黑格尔。现今说到唐先生的思辩模式,我们正不妨藉〈灵与肉〉一章稍举一例说明先生如何受到黑氏之影响。。当有青年问何以世间只有男女两性,如何没有第三性,又何以不只是一性时,先生说:“孩子,一切现实存在的东西,都是相对而存在,有一必须另一与之相对。因为一切正面者必须与为其反面者相对,正面者即反‘反面者’,必有反面者来为其所反,故必要有反面者才使正成为正。相对者皆互为正反。……而只有相对的东西才总都是在互相转易,互相补足,互相依赖,互相扶持,互相含摄。”(页17)黑格尔正反合的辨证逻辑思维,唐先生不是很好的发扬光大者吗?
  
  唐先生感情丰富、想像力丰富,思想上下开合无涯涘,光是〈灵与肉〉章便可以概见,不赘说。说到想像力丰富,年前读《致廷光书》 ,真使人惊叹叫绝。该书辑录先生致师母信函数十通。感情洋溢其中不必说。最使人拍案叫绝的是先生凭空虚构杜撰了不少生活小故事,借以慰藉师母思念之苦。如果不是在信末明说以上所述为虚构杜撰,则丝丝入扣,读来使人动容色变的各故事,实无人会怀疑其真实性!先生想像力之丰富,笔者实五体投地。
  
  第二章〈爱之一源〉。这章可说是进一步阐发首章的要旨而来的。先生指出一切爱都源自于宇宙灵魂,因此皆可以息息相通。就人世间来说,男女之爱为爱之始基。男女之爱之结晶则为子女的诞生。男女之爱之延续及扩大即成父母对子女之爱。子女回馈父母之爱便成子女对父母之爱(孝)。子女回馈父母之爱之扩大便成子女间(即兄弟姊妹间)的相亲相爱。依此往外推广,则天下间莫不有爱。这个道理是很好懂的。我们现在需要阐述的是,唐先生这章书的思想根源盖来自墨家的兼爱及儒家差等式的爱。先生说:“……然而我们已说一切的爱之光,都自同一的宇宙灵魂放射,所以当你们由你们间之爱,而体味到宇宙灵魂之存在还归于那宇宙灵魂时,你便可立刻转化你的男女之爱为对于一切人类之爱。因为你还归于宇宙灵魂时,即与之合一,而你的心便已成宇宙灵魂表现其爱的虚廓了。所以最了解男女之爱、家庭之爱者,同时便是最伟大的人类爱者。”(页22-23)这便使人联想到墨家兼爱与此正同。能够普遍化男女之爱于一切人类,这当然是最伟大的人类爱者。

  犹记得修读牟先生宋明理学课时,下课后与诸同学陪伴牟先生返家的路上,尝鼓起最大勇气,向牟先生提出以下问题:“听老师课后,得悉墨子兼爱学说应为最伟大的学说;但为什么老师偏爱儒家?”大家猜猜老师怎样回答。老师说:“你回家看看我的书。”天啊!牟师著作等身。我大学是念历史的,在新亚研究所也是念历史。听老师宋明理学课,说实在的,实有点慕名而来。现今要我看他的书,但又不明说是何书,实犹同大海捞针。当然,后来我终于弄懂了何以牟先生偏爱儒家所说的爱,反而比较不欣赏所谓更伟大的墨家的兼爱。一言以蔽之,儒家爱有差等的学说及相应的作法是较符合人性的;反之,兼爱只能是一理想,是难以落实的。
  
  唐先生的说法最能说明这个道理。他说:“……爱光之放射自然是由近及远,于近者总要亲些,于远者总要疏些。这并不是表示我们所放出的爱之不公平,而正是表示爱之真正的公平。这一种于近者亲些似乎是私,但这私是本于宇宙灵魂之要绵延他所表现的一切生命。这私本于宇宙灵魂之要普?继续的表现,所以这私即宇宙之普遍律则,即是公。”(页25)原来儒家亲疏有差等的爱是宇宙之普遍律则,此所以同为唐先生、牟先生所赞叹也。
  
  《福音》第三章〈爱情中的道德〉含若干子目,分别讨论专一、坚贞、信心等等问题,今分述如次。
  
  当青年提出根据什么理由不可以泛爱时,德拉斯便强调爱情得专一的道理。他说:“我首先同你们解释,当你与人定情时,由无数中择一。一能代替无数,一便等于无数。真正的定情者当他自无数中择一时,他对他的对方说:‘从今以后,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这句话尚待修正,因为你真正饮一瓢时,一瓢代替三千,一瓢即三千。”(页40)
  
  至于论坚贞方面,青年问:“先知,我有一个问题,我过去曾爱一人,但现在觉得他人更可爱,我可以辜负她吗?”德拉斯回答说:“孩子,这问题的关键,是你过去曾否真与她定情。如果定了情,你便绝对不可另爱别人,不管你们之间有无社会的仪式、法律的根据。这理由是因为当你同人定情的顷刻之间,你必觉得你的对方代替了无数的异性,你这时只有对方一人在你心目中,你已把其他一切异性排开了。”(页42)可见唐先生是要青年对定情时的心境负责,并为了落实一贯的人格而做出如上忠告的。
  
  青年又向先知德拉斯说自己很有信心不会变心,但如何可以担保对方也不会变心?德拉斯回应道:“孩子,你错了。诚然他人是他人,你不能绝对的担保他人与你一样,但是你必须相信他与你一样。因为你能有的美德,便是人类能共有的美德。你真希望人有此美德,你便自然透过此希望去看人,把人看作有此美德者。你说他人是他人,你不能绝对担保,你又如何能绝对担保你未来的自己?未来的自己对你现在的自己不是一他人吗?你之所以能相信你未来的自己,只因为你能推你现在的心,到现在的自我以外,以透视你未来的自己。你何以不能推你现在的自我以外以透视他人呢?”(页43)每一个心,其背后可说都源自同一个心。我们姑以“天心”称之。这犹如任何道德行为,其背后都源自同一个精神实体--天道。(此或以上帝、宇宙灵魂称之亦无不可)唐先生因相信形而上精神实体乃系一确实的存在,因此便得出依此实体下贯而各别呈现之人心己心必无不同的结论。此外,唐先生如上的说法也可说源自儒家的忠恕之道。“尽己之谓忠,推己及人之谓恕”。既相信自己不变心,依此外推,则亦当相信他人也不会变心。
  
  当青年提问“对他人之爱之态度又当如何”时,唐先生借德拉斯之口说:“孩子,你要爱,须用整个的心去爱;不爱,便根本的不爱。”(页47)这揭示针对爱与不爱做抉择时,我们便得决断,不应拖泥带水;否则害己害人。
  
  讨论“求爱中之道德”的问题,唐先生指出:如对方不接受你的爱,你便得好好自我把持,不能神魂颠倒、陷溺自己的精神于所求的对方;“真正的爱者决不作一往的追求,他宝贵他自己的爱情,他尊重他人的意旨。”(页49)但唐先生话峰一转,又指出,如果对方是你灵魂唯一之寄托所,你非追求他不可,那你亦可以一往情深尽其在我的追求他。这种追求便成为为尽责任而来的追求。而这种为尽责任而推动的行为是不怕失败的。因此这种行为便表现一极高之道德价值了。(页48-49)书中所见这种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尽其在我的精神,大抵源自唐先生的儒家思想。
  
  <论陷溺于爱情中之罪过>,唐先生指出追求爱情时,不可忘了世界,忘了你在世界应尽的其他责任。并指出求爱者应该知道:“你忘了世界,世界的他人并不曾忘记你。……有许多无告的人们在啼饥号寒,有许多痴男怨女在咨嗟叹怨,他们希望任何人与他们一点帮助与慰安,这‘任何人’三字的意义中便包含了你。”(页51)这反映人溺己溺的精神及反映儒家修齐治平的精神实长存唐先生心中。

  〈论二人同等爱时如何选择〉,唐先生认为当考量何者更需要我的爱,并当顺从父母兄弟的意见后,乃据以作出抉择。所谓顺从他人的意见,并不是为了顺从而顺从。而是这种顺从可以满足他人的希望。这便展示了、增加了你的爱的实现。所以你的选择更能呈现你的大爱。

  第四章〈爱情之创造与条件〉重点有三个:一、为了使双方爱情永恒久远,必须互相深化爱情,不断创造爱情。二、身体只是灵魂的衣服。透过妆饰使身体更美,为的是使灵魂固有的美能够呈露出来。所以妆饰是可以接受的。且妆饰是提供人家赏美的机会,这亦是一种对他人之爱的表现。三、爱情是无条件的。“你可以因为爱他你便爱他了,”(页65)不必考虑他是否有学问、有财富、有地位。“这种最朴素最原始之爱,是宇宙间最可贵的爱情。(页65)

  有关爱情的创造,唐先生以下一段话很有意思,兹予以引录:“……你要知道每个人的灵魂都通于形而上之精神实在,那是无穷的深渊,包含无尽的宝藏,人类的灵魂本身没有不是可爱的。……你当以开矿的精神,先扫去对方人格之表面的灰土,拨去外层的岩石,去探取对方灵魂的宝藏,你愈向山之最里层开发,你愈可获得更多的宝藏,这便是创造的意义。”(页56-57)。其中“人类的灵魂本身没有不是可爱的”一语充分显示出唐先生是一个人性本善论的信仰者;可视为儒家主流思想的继承者、发扬者;亦系道德理想主义者。

  唐先生又说:“……不是你妻子不好,是人类不满于现实的心理,使你去发现她的不好。不是其他的女子好,是你追求遥想的精神动机,使你去发现其他女子的好。其他女子之好,是由你之理想所赋予,好不在她,而在你理想之自身;好不外在于她,而内在于你。你为什么要去求她呢?”(页54)这段话说来有点玄。其实如果了解唐先生是个“万法唯心”的信徒,或是个中国大陆马列主义思想所认为的“主观唯心论者”,便不会感到惊讶了。上段话亦可以使人窥见唐先生与佛教思想的关系。我们不要忘记《新唯识论》的作者熊十力先生是唐先生很敬佩的老师呢!

  唐先生又说:“……人类的一切问题都是神圣。”(页59)这让我想起有些老师会经常指出同学所题的问题是silly question,因此不屑回答。唐先生正相反。上文说过唐先生承认一切价值,无所厌弃。从“一切问题都是神圣”一语,便可稍见端倪。

  第五章〈论爱情中之罪过与苦痛〉讨论爱情中的罪过、再婚等问题。重点如下:

一、“一切道德的训条都只为激发人的现在,感化人的将来,世间没有束缚人的固定的道德训条,也没有要人只忏悔他的过去的道德训条。”(页68)此可见汉代以后始发展出来的三纲五常束缚人心、人身的教条,唐先生是抱持何种态度予以对待的。先生又说:“孩子,一切罪过在真切的忏悔时便已湔除。”(页70)这使人想到基督教的原罪在人忏悔、信主并洗礼之后便全然湔除了。所以已经过去了的事,便不必再多想,过去了便算过去。

二、至于配偶死后,可否再婚的问题,唐先生说,在原则上,人不应再婚。但如果是出自高尚纯洁的动机,如需要人看护小孩、为了有一个伴侣帮助你从事社会文化事业等等,便可以考虑再婚。

三、对失过爱、丧过偶的人可否发展第二次爱情,唐先生的答覆有如上一问题:如能把爱情转化以作其他事业,藉以做出更伟大的成就,那当然最好。否则亦不妨考虑发展第二春。如是被爱的人将获得加倍的爱情,他是更幸福了。(页74-75)唐先生的观点是着眼于被爱的人是否可获得更大的幸福来决定你可否发展第二春。换言之,是否发展第二春不应该考量(或至少不得仅考量)自己是否获致幸福而已。

四、有关因离别而产生思念的问题,唐先生说:“……你在思念他时,你的思念便达到他灵魂;你的思念必然会引起他的思念,而且想着你之思念他。……事实必然如此。因为精神与心永远不但不受空间的限制,而且越过空间的限制以发挥其作用的。这是铁的真理,任何人不能摧毁它。”(页76)这可说是“寂然不动,感而遂通”一语的最佳注脚。我的思念心与他的思念心实可谓有一形而上的"天心"作联系。这是我心他心得以贯通不隔的绝对保证。唐先生有如上的肯定,实缘乎确信形而上精神实体的存在。

五、〈论死亡〉一节中,先生指出人不是随躯壳而生,因此不会随躯壳毁亡而不存在。人的精神灵魂是永远存在的。因此所爱的人们是不会死的。灵魂不灭的说法使人察悉到唐先生与康德哲学的一点关系。

六、〈论失爱〉一节指出终身没有爱情生活也不打紧,因为爱情生活不见得是人们所必需有的。“宇宙还有多少潜伏的真理待人去发现,潜伏的美待人去表现,而没有人去发现表现。……重要的事,不是方式本身,而在生命力之贡献。”(页80)这是指出人的生命力在于作出贡献,爱情生活只是作出贡献的方式之一而已。所以没有追求爱情生活,或追求失败(失爱),也不必懊恼的。

(四)结语
  先师唐君毅先生哲思独运,透过丰富的想像力,设计各种爱情答问,旨在开导时下青年跳脱情欲式的爱情思维,而升进到具有形而上精神价值的爱情世界。笔者本文藉由《爱情之福音》一书,除扼要析述先师爱情观之各种论说外,主旨实在于藉以揭示先师广博的学识及其心中之价值信仰。书中层层转进,步步深入的辩证思维能力的展示尤使人叹为观止。吾人虽不必全然认同唐先生的各种说法,但其书体系圆融自足,自成一家言。三十多岁便撰成此书,宜乎其后挺拔独立,门户自开,成不世出的一代大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