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读蒋松〈一代哲学宗师唐君毅〉 兼怀牟师宗三
              王煜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主编《中华文化论坛》95年首期载此鸿文,令国内读者理解唐师在中国哲学史的崇高地位。一位德国少女正在德国汉堡大学撰写研究唐君毅的博士论文。正如蒋君说,熊十力、汤用彤等访问中央大学时,唐以熊为师。记得59-78年间,唐师罕提汤用彤(除却推荐其佛教史书),而较尊重梁启超、柳诒征、冯友兰、钱穆、梁漱溟的著作,曾对我抱怨朋友不看所赠书籍,又说他七成时间用于西方哲学、三成光阴用在中国哲学。署名陈立夫撰的《生之原理》及《唯生论》,实由唐师执笔。他的《哲学概论》一出版,原亲改错字,赠一套给牟宗三(1909-1995)老师,牟师转赠给我。它融贯中印西三支哲学,对我既启蒙且激励。64年唐师出席夏威夷大学主办的第四届东西哲学会议,重逢他在中央大学时代的老师方东美,但是毕生无缘再见另一恩师宗白华。他向亚洲基金会推荐我和陈特竞争赴夏大开会费用,我因寻觅教职而放弃竞逐,五年后改与李杜随唐师参加第五届大会。返港经过日本,刚与师祖方东美同住京都市一旅店,某夜请他吃饭后赴一河观赏鹭鹚捕鱼。牟师宣称张君劢(页98误成励)够格当总统,隐讽他具备政治智慧而对人欠真诚;唐师比较称赞他。至于蒋松一文,须知金达凯主编的《民主评论》非《民生评论》,“君毅”原译Chun-i而非CBUN-I;东方人文学会成立于1962而非63,中文大学创办于63而非64。每年我当选为该会的交际理事,68-69做过一届理事长。唐师对师友们注意美好一面,尽量不讲坏话。由于遭遇坎坷,牟师对师友强调丑恶一面,(编者按∶据我们所了解,唐先生牟先生性格不同,教学方法有异,唐先生对学生,每见一善,皆加以鼓励;牟先生则重鞭策。然两位先生之用心皆善。)中晚年牟比唐对台港影响较深。

  69年唐师在第五届东西哲学会议期间于夏威夷大学哲学系勉强用英语授宋明理学课,我记得有两女生一男生谛听。牟师能读最深的英文哲学书而不敢讲一句英语,我曾为他作三次翻译。首次是21年前哈佛大学史华慈(Schwartz)访港,启发我访问哈佛两年;第二次是剑桥大学博士苦普曼(Kupperman)问礼,牟师强调孔门“和为贵”一语,影响我将硕士论文增订成书《儒家的中和观》;尾次应付某禅宗学者,牟师指出天台、华严代表真心派中国佛学,但是天台宗濡染禅宗最深。香港大学历史系教师贝夫朗(Berthrong)之子终身服膺牟师,与苦普曼同在美国教大学,后者曾致谢函。与唐相反,牟用七成时间于中国哲学、三成光阴于西洋哲学。差别更在牟对佛学以外的印度哲学高度冷漠。唐师门人黄耀炯在美国研究摩尔(G.E.Moore)成为博士,任教新加坡大学哲学系数载,再任台湾大学教授一年后转行。牟师无门生任教新大哲学系,却有来港大攻中国哲学硕士的两位新加坡学生任职新大中文系∶苏新鋈专研儒道,龚道运探讨中国美学。唐牟两师给我珍贵的启示乃是教研相长。中文大学近年进行学生对每课程填表评估,显示憎恶只爱研究而不懂教书的老师。由于行政负担轻微,寿命多出17载,牟师哲学成就和教学技巧稍胜唐师。然而在博学和人格两面,唐优于牟。唐师无子女,养女唐安仁本为其妹唐恂季的女儿,本姓王且嫁王氏。牟师元配所生两儿尚在山东栖霞务农,徐复观先生介绍赵女士与他成婚,生子元一。我感自豪的是跟牟师念学、硕、博士,在其门徒中听课及著作都最多。感谢唐牟使我从数学转向文哲。法国现象学家里克尔(Bul Ricoeur)撰《哲学主流》 ("Main Trends in Philosophy",New York & London∶Holmes & Meier Publishers,1979)扫描西方哲学,然而不及唐君毅《哲学概论》兼顾中、印两支哲学。唐师未尝研究法国德希达(Derrida)等解构主义者;里克尔《哲学主流》原为联合国科学文学教育机构(UNESCO)出版《社会和人文学科研究主流》第二部,刚面世于唐师逝世之年1978,当然谈到解构主义,不用说海德格门人加顿马(Gadamer)及法兰克福学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