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致友人书
佛观兄∶
  兄二示敬悉∶兄对弟着直言无隐,甚感。弟文有不能割爱之病,弟亦自知之。唯弟作文是凡想着之意未说到尽致便不能继续往下写。且弟是要充量肯定一切有价值者,故下笔难自休,亦非全出于贪多斗胜之意。兄所指数点,弟查此间存稿,确有说到太多处,以后如有机会再删去一点亦可。至于论宗教等处,则在详人之所略,其中之意未必为一时人所能接受,后世必有能辨之者。台湾时论反对中国文化,香港亦然,此乃五四遗风与自卑感及奴性及中国文化之缺点四者之混合体。常人罕能拔乎流俗,故亦终不能推进时代,此王船山之所以痛言众人即禽兽,害莫大于肤浅。时论正藉攻击贾景德以反对吾人之见,实则反对者皆不能见,而忌人之见。吾人尚有所提出,不管对与不对。轻薄之辈除民主自由二字外提出了什么?弟总觉应积极的用心之问题太多,而时论仍不出在消极的破坏打倒上用心。说弟等为冬烘有何害,严冬之际有火可烘即使人间温暖、有热气。说此言者又何尝真对西方学问有了解。人之精神如不能提起而自作主宰,所谓学他人之长,不过闲话而已。贾氏之读经并不错,但其人如何、以何道行之皆不知。政府不先提倡社会讲学先造文化风气,而欲以一纸公令行之,其何能济。评者谓先整理乃可读,亦非因整理之事乃永不能完毕者。又或谓有科学的学庸,此何可为范。故一切话在今日皆无从讲起,只有付之长叹而已。

  新亚事昨日蔡、沈、梁、刘诸先生聚会,商请五人分别各捐出一千以补此期所不足。诸人热心可感,但望钱先生仍一函台北友人,催政院款。弟意政院有款则诸人款亦可还,或作发展学校之用,乞告钱先生。又余者丕介兄另函钱先生。不一,即候大安

                           君毅上 五月廿八日

宗三兄∶八月十三日示敬悉。人文友会草案中义,弟自无不赞同。弟近半年来亦常常思及,只是作文将道理当话讲之不足。哲学如只是论,终是“是亦一无穷,非亦一无穷”,人之性命终无交代处。西方在此有宗教,西人自幼习之,除哲学外皆只存信之而不必论之。中国昔有儒教,今则无有,故人入基督教者日多。基督教义固有所偏,而其风习亦多与中国文化不合,而信者亦罕能尽其诚。弟因觉今日讲学,不能只有儒家哲学,且须有儒教。哲学非人人所能,西方哲学尤易使人往而不返,而儒教则可直接人之日常生活。在儒为教处,确有宗教之性质与功能,故曾安顿华族之生命。而今欲成就其为教,必须由知成信,由信显行,聚多人之共行以成一社会中之客观存在──如社团或友会(友会之名较好),此客观存在,据弟所思,尚须有与人民日常生活发生关系之若干事业。此盖凡宗教皆有之。唯有此事业,而后教之精神乃可得民族生命之滋养,而不致只成为孤悬之学术团体,此诸事业即属于儒家所谓礼乐者。礼乐乃直接润泽成就人之自然生命。人之自然生命之生与婚姻及死,皆在礼乐中,即使人之生命不致漂泊无依。胡适之谓儒者以相礼为业,亦未必不可说。今之基督教徒,在社会存在之基础,即主婚礼与葬礼,佛教只能追荐,不能主婚礼。儒家之礼,则兼重生日诞辰与冠礼及葬后之祭礼,此是对人之自然生命自始至终与一虔敬的护持,而成就其宗教之任务。弟以为此将为儒教徒之一社会事业。此外,则养老恤孤,救贫赈灾,亦为儒者过去在社会所指导,而力行之一事,今皆入佛教徒与基督教徒之手。亦当为今后儒教徒之一事。此诸事皆不只是学术理论,亦非属狭义之政治,而为流行遍及于社会人民生活之最现实的方面者,故可尽澈上澈下,通无形与有形而极高明以道中庸之道。唯礼乐之订定,非义精仁熟不能为,且不能为,且不能无所因袭,亦不能过于与当世诡异,以动世人之疑。弟为此彷徨而不知所决。弟日前唯思及民间家中天地君亲师之神位及孔子庙二者,不知台湾尚存否?弟尝思自先保存此二者下手。天地君亲师之神位之君字或改为圣字或人字,孔庙即成讲学之所,唯其他之礼器与乐章为何,则茫然不知所答。如何“治之于视听之中而极之于形声之外”,此真是化民成俗之大学问,尚非一般之外王之教所能摄。弟想将来吾人亦须向此用心。唯此皆与今日知识分子所用心之处相距太远,仍必须先由义理之当然处一一开出思路。因而先引起人之问题,拓展人之心量之哲学工作,必须先行,冀由广泛的思功,逐渐逼归定向之行事。故兄函所谓凝聚成教会之义,仍只能先存之于心。人文友会事,仍须能以讲义理为重,而不宜流于形式,以免先造成阻隔。唯志同而全无形式,则精神亦将散漫,故人文友会在台先成立亦甚善,弟自当列名参加。唯弟在此间,仍当从事较广泛性之思想上启发之事。凡属凝定贞固之事,弟皆不如兄,但在随机诱导与潜移默化之事上,则与弟之性质更相宜。要之此二者乃相反相成者,以时运考之,终吾人之一生,此志业皆将在困顿中,而无由遂。然人心不死,此理必存,大道之行,终将有日。在实现条件上,弟亦常有许多想法,耶稣释迦,皆先及于无多知识之人,孔子之弟子皆以德性胜,吾人则先自有知识入,而所遇之环境,亦是知识分子之环境,凡知识皆曲,故必由曲导曲以成直,此是大难处,然亦终无法避去也!
匆此,敬候
大安
                      弟君毅 八月十四日(195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