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 記

本書系根據我的博士論文《道德理想主義的重建--唐君毅哲學研究》修改擴充而成。它是我在讀書生涯中提交的一份"答卷"--凡讀書人都免不了要做的畢業論文。它所演繹出來的故事,至今令我感動。
大約是在1995年底,我的導師郭齊勇教授經過再三考慮,決定把我推向唐君毅哲學研究領域,其想法非常實在:唐君毅哲學融貫中西,通過研究它,可以瞭解中西哲學的面貌,解讀二十世紀中國哲學的精神文本,以豐富自己的哲學見識。當時,底氣不足的我著實有些膽怯:面對這樣一位元元元著述宏富、融貫中西的思想家,我有能力去審視他的哲學世界嗎?抱著試一試的態度,我開始翻閱郭老師親自送來的唐氏著作。仿佛有某種感應似的,唐君毅的形象漸漸地在我心中立了起來:他的"花果飄零"的文化悲情、"靈根自植"的文化悲願、超越涵蓋的文化精神,以及他一生悲智同運、德業雙修、側身濁世、志潔行廉、不事王侯、高尚其事的行事品格,使我內心生出無限的贊佩。我一邊讀他的著作,一邊就有一種與哲人同悲與哲人同感的文化悲情,口中不覺念念於"花果飄零"、" 靈根自植"。漸漸地,我對他那些玄遠奧密的哲學義理有了親近感,認識到了唐氏生命學問的簡單與複雜之處,即簡單在於性情(本心本性),複雜在於思辨,所謂性情因思辨而廣大精微,思辨因性情而高明中庸。帶著一股難以自抑的衝動,我開始探究唐君毅的哲學精神世界。
在正式確定這一研究選題後,郭老師隨即提示研究方法和研究線索,引領我儘快切近唐氏哲學的實質。同時,我驚喜地發現,我的師爺蕭萐父先生的家庭與唐氏家族的世交非同一般,其父蕭仲侖先生曾是唐君毅讀小學時的國文課老師。蕭先生非常支援我進行唐君毅哲學研究,欣然傾其所有,將其多年所存唐君毅研究資料全部借給我,並興致勃勃地向我講解唐氏哲學的精神要旨及方法所在。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在他的指引下,我榮幸地與唐君毅夫人謝方回女士以及唐君毅的學生劉國強、馮志雄兩位先生取得了聯繫,並獲得了巨大的支援。至今我依然記得,1996年9月底,我非常冒昧地給方老寫信,請教相關問題,討索難找的資料。可信發出去後,我心中便開始不安起來:打擾一位耄耋之年的老人,是多?不應該啊!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不到一個月時間,方老即賜書一封並寄來了兩大捆圖書。捧讀老人細密的解答和關愛的話語,撫摸包裝紙上那顫巍巍的字體,翻閱書內那極?工整、詳細的勘誤表,我不禁百感交集,生髮出對老人的無限敬仰,同時也感覺自己的研究受到這樣一位老人的呵護,一定能更好地切近唐君毅的精神世界。我還記得,素昧平生的劉國強、馮志雄提供了極?關鍵的幫助,他或贈閱唐氏圖書,或贈送全套《毅圃》雜誌以及大量的複印資料,而且多次來信予以鼓勵和指點,其中一些研究難點的突破與他們的無私幫助是分不開的。
1997年5月底,香港回歸前夕,我的論文以全優成績通過博士論文答辯。當時,除了要感謝老師們在學術與人格上的滋潤外,我急切於答謝的就要算這些未曾謀面的"香港老師"。直到去年11月底,我才得以利用路過香港的機會去拜見他們。那天,在劉國強先生的帶領下(惜未能與馮先生聯繫上),我仿佛在夢幻中走進唐君毅先生的故居,拜謁了方老。在聽了劉先生的介紹後,老人似乎想起了我這位冒昧寫信求助的晚生,非常熱情地問寒問暖,感謝我對唐君毅的研究。當聽說我的論文即將由大陸的人民出版社出版後,她高興地笑了,還找來輯有唐氏手稿和她的書法作品的《毅光集》送我,欣然與我合影留念,並讓我參觀了唐君毅的書房。望著唐君毅那幅熟悉的遺像,我深深地鞠了一躬,同時在心中默念:大智大慧的哲人阿,感謝您的思想對我的滋潤!但願您的哲學能化成我內在的精神資源。告別方老時,我已暗下決心,要成?現代人與唐氏哲學之間的橋梁,以開拓自我的哲學創造。
本論文於1997年4月寄送十一位海內高明指點、評審,他們是:周輔成教授、蕭萐父教授、李錦全教授、方克立教授、劉綱紀教授、馮達文教授、羅福惠教授、李宗桂教授、羅義俊教授、段德智教授、李維武教授。同年5月23日,在武漢大學哲學學院,由李錦全、馮達文、劉綱紀、蕭萐父、郭齊勇、李維武、段德智七位教授組成論文答辯委員會,在李錦全教授主持下,通過認真地答辯與評審,一致通過了論文。?存真計,特將周輔成、蕭萐父、方克立三位先生的評審報告刊載於此。
所有專家的指教與批評彌足珍貴,使我獲益良多。本書修訂時,充分吸納、借鑒了他們寶貴的意見。本書即將出版之際,郭老師撥冗賜序,他對唐氏哲學的重要論述,又一次給予我學理上的?發;而他對我的褒獎,我把它視??人與?學上的點撥。
同時,我還深深地感謝接受此書的人民出版社及編輯張正明先生、方國根先生、陳亞明女士的誠摯善舉。
總之,老師的教誨、前輩的關愛、朋友的幫助,寫就了這本書的"故事",怎一個"謝"字了得?
比起從前,我自己的學歷有了增長,但唐君毅哲學深邃如海,我何能望其涯矣?唯願每一個現代人都能從唐君毅哲學那塈l取文化悲願與悲情,光大文化創造精神,?來世開太平!

單 波
1999年春於武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