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輔成、蕭萐父、方克立教授對單波博士論文的評審報告


評審報告(一)

周輔成


唐君毅是一位精通中國、西方、印度哲學而又自成一套完整、精密體系的哲學家。對中國傳統哲學而言,頗具有改革開放、獨立創造的意義。(他並不是狹義的"新儒家"。)也因此,對他的哲學體系的研究,不僅要求深入,而且還需有廣闊的中、西、印的哲學知識。
本論文的作者是具備這些條件的,而且也做到了深刻而又公允的分析、綜合與評價。論文最大的成績表現在:
第一,唐氏著作近三十巨冊,千萬餘言,均精心結構之作。本論文作者能以20萬字,撮其要,論其得失,使之成?一嚴密的系統專著,讓讀者能清楚理解唐氏哲學的全貌,這是十分重要的貢獻。作者在述評唐氏哲學體系時,似乎自己也形成了一套自己的哲學,也值得一提。
第二,唐氏的哲學方法,既似蜜蜂四方采蜜,又似春蠶吐絲。真可謂"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他注重中國儒家的"求諸己",西方的辯證法,但也不受其限制,能消化,能變化。本文作者能正確而又嚴格區分唐氏的"心本體論"方法與宋明心學的同異,更能區分唐氏的辯證法與黑格爾的正反合辯證法,作者論唐氏以"主體精神"糾正中西印許多哲人空談"一"與"多"、"現象與本體",以"連續相生"代替黑格爾的"正反合"進程,認?這是唐氏的巨大貢獻,這是深刻的,也是公允的評價。
第三,論文作者在論唐氏重建道德理想主義時,特別注重唐氏早期的"道德自我之建立"和後期的"生命存在"(或心靈主體)二者的因承關係,由於重道德自我,所以心靈主體開展出三層面:"經驗的我"、"理性的我"、"超越的我",以理想或道德?動力,既有理性,又有情感;既重理,又重情;既容理性主義,又容意志主義(或稱非理性主義),以此溝通"內與外"、"我與非我"、"理想與現實"、"有限與無限"、"知與行"、"天與人"。論文作者用這把鑰匙打開唐氏哲學的大門,可謂恰到好處。作者說"唐氏遙契儒、道、佛三家的心性之學,致力於心本體論的重建,正在于消解普遍存在的'精神迷失'現象,挺立起人的主體精神、理性精神、道德精神,以喚起民族精神的復興",可算是唐氏在學術上的"知己"。但我要補充一句:唐氏這種"立人極"的哲學,其起源是由於抗日戰爭開始時期,哲學家要起來高呼"國難當頭,大家要敢於發揚自己一切力量挽救民族,每個人都要相信自己有這種道德力量,可以戰勝困難",這是當時有良心人的理想,也是哲學家應該具有、並充分說明的理想。唐君毅就?此而創立他的道德理想主義哲學,以後循時間歷程而逐漸成熟、完善。
第四,本論文作者在講唐氏的文化觀、宗教論、本體論時,不忘和近代現代其他哲學家的觀點作比較,這是有意義的研究。作者說唐氏思想不僅超過過去所謂"中體西用"或"西體中用"的空談,而且也超過"以'西'治'中'"(作者所指以實用主義、新實在論等講中國哲學史,如把朱熹視作新實在論之類)。我認?這樣講是正確的,顯示論文作者在哲學研究上,亦以"返本創新"?己任。雖然作者還嫌"返本創新"容易走上保守道路。但是,我想,只要是能創新,那就是克服保守,這比有些人空挂創新之名(實際上作的是學術上的鄉願,左右逢源)好得多了。
第五,論文作者所用資料的豐富,文字的謹嚴簡潔,條理的清晰,分析綜合能力之強,十分難得,也十分珍貴。
總之,我認?這篇論文已達到博士水平,建議給予博士學位。

1997年5月11日


評審報告(二)

蕭萐父


單波撰此論文,全身心投入。對所論物件不僅理性批導,而且心靈感通,故能鞭辟近理,深造有得,神交古人,心知其意。這是本文極重要的特點和優點。論文從"精神空間的開拓"入手,就"道德自我的展開"、"中西文化的融合"、"內在超越的把握"、"生命之真的追尋"等四個層面,對唐氏哲學進行了系統全面的理論剖析。著力于人文精神、宗教意識和本體論的逐層疏理,新見疊出。頗能洞察隱微,發人之所未發;特別是作者力圖堅持正確的理論導向,能入能出,對唐氏哲學的致思特點、理論貢獻、獨特的人文智慧與宗教悲情等,作了充分肯定和歷史評價;同時,又深刻地揭示了唐氏哲學由於強調中國文化的"一本性"、"心本體"的唯一至上性與無限性、誇張儒教"最?圓融"等,必然使唐氏陷入"反本"與"開新"的兩難困境,遠離現實生活,最終導致儒教自我批判精神的喪失。這是唐氏哲學的最大特點和最深蘊的矛盾。論文還指出,唐氏哲學的人文精神論承繼中國人文傳統,融會西方人文智慧,創設了理想的新人文世界;唐氏從內在超越的層面發掘儒學的宗教性,並試圖超越各種宗教而形成一種新的宗教觀;融合儒、佛、道的本體論而否定"道統心傳"的單維思路,再融合西方現代哲學方法,從而使中國本體論發展到一個新的層面。這些詮釋和評斷,都表現了作者的洞察力,使論文具有較高的學術質量,達到了博士論文的水平。
1997年5月20日


評審報告(三)

方克立


唐君毅是二十世紀中國的一位重要哲學家。在他去世後近二十年的時間堙A中國大陸和臺灣、香港學者共發表研究論文、紀念文章等約二百篇,也出版了《唐君毅思想研究》等專著。近讀武漢大學哲學系博士生單波寫的《道德理想主義的重建》一文,感覺在對唐君毅哲學的特點和內在精神的把握上,超過了前此的所有研究論著。這主要是對唐氏"從生命堿y出的哲學"有著十分同情的理解,深受其人格和文化悲情的震撼,才能看得見唐氏哲學中的那個"人",把握其特殊個性即精神生命。同時,作者又力圖以馬克思主義觀點和方法?指導,對唐氏哲學的局限和內在矛盾進行理性的分析和批導,指出它雖然具有圓融會通、多元開放的優點,但是過分強調中國文化的"一本性","心之本體"的唯一至上性和無限性,又使唐氏哲學有很大的限制,不僅遠離實際生活,而且最終會導致儒學自我批判精神的喪失。這些認識都是符合實際的和深刻的。文章著重對唐氏哲學的人文精神論(文化哲學)、宗教哲學和心本體論進行了具體分析,充分肯定其承接中國人文主義傳統,融攝西方人文智慧,在整全的意義上創設了理想的人文世界;從內在超越的層面開掘儒學的宗教性,並試圖以此涵化西方的超越智慧而形成其新宗教觀(人文宗教);融會儒、道、佛本體論而否定"道統心傳"的單維獨進思路,融攝西方近現代哲學及多種方法而使中國本體論哲學發展到現代形態等歷史貢獻,這些都是其圓融會通、多元開放精神的表現;同時也分別指出了唐氏人文觀、宗教觀、本體觀的不足和缺陷,強調要給唐氏哲學以恰當的歷史定位。文章基本觀點正確,掌握資料豐富,邏輯理路清晰,文字表達流暢,表明作者有較好的學識基礎和研究能力,有開闊的學術視野和嚴謹求實的學風。我認?本文已經達到博士學位論文的水平,建議答辯通過。
1997年5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