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致廷光書》 ---
        
感唐君毅先生豐盛的人生
                    劉國強

  人生在世,若只求名利權位,到頭來不免空虛。因你的聲名、財富、權力、高位而簇擁在你週圍的人眾,固然可使你一時免於孤寂,但這些人對你的認識瞭解,對你的愛,未必深刻真切。當你的聲名、財富、權力、高位都沒有了,那時候還有多少人因真瞭解你、愛你,而留在你身邊,或在精神上仍支持你,便很難說了。在共產主義下生活過的人,對於名利權位的虛幻性,應該更有體驗。

  人生在世,可最感充實的,是父母子女、兄弟姊妹天倫之情,夫妻死生不渝之愛,以及朋友師弟道義之交。人能成就名利權位,固是可喜,但人生真正的豐盛與幸福,是在得享天倫之情、生死之愛,及道義之交。此三者非人人可得盡享而無憾。聖賢於此亦會有命限之慨嘆。舜有不慈之父母,穌格拉底有惡妻。更不說中外多少賢哲,或父母早歿,或因專心學問事業而不婚。西方歷史上可數的約三十位大哲學家,一半是不曾結婚的。從此一角度看,唐君毅先生雖然在名利權位上皆遠未及副其實;唐先生的文化運動也未達於波瀾壯闊;在個人物質生活上,唐先生度過了不少貧困的時刻。但從內部看,唐先生生命的豐盛與幸福,恐怕不是很多人可及的。

  唐先生於書香之家,父迪風公及母陳太夫人,學養俱佳,對子女慈愛,教育皆得其法。唐先生與弟妹感情甚篤。總的來說,唐先生的人生中有很豐盛的天倫之情。

  唐先生一生實踐理想,不要說唐先生的宇宙情調、人生意味與領悟,我們尚未及知其宮室之美,唐先生待人至誠,所交者皆道義之士。試想一群道義之士,為共同理想而結合,而共事,此中豪情壯志,精誠坦蕩,實非一般人容易享有之經驗,更不是那些生活在爾虞我詐、互相利用、唯利是圖圈子堛漱p人可體驗。或曰,唐先生亦有與同道鬧意見生不歡之時,實則此在人之實踐理想過程中所不可免者。人之理想相同,氣質稟賦亦會有別,加以君子者人作事為人認真,誤解與相爭自亦難免。然君子之爭不可以語同於小人之鬥。唐先生念茲者在文化之延續,時不忘扶掖後進,勉勵後學。衷心敬佩唐先生的學生弟子實不少。筆者只是有幸敬陪末座而已。

  至於唐先生的愛情,更是羨煞旁人。真實無瑕之愛情,已非人人可有,把男女愛情之意義深化,以達於更高的精神結合,更非一般人所知。讀「致廷光書」,使人感到一種經歷了波折,結合了清明理智與熱烈感情,融貫了更高的精神理想,而建立起來的真純之愛情。此種真純的愛情本身便是絕對的完美與永恆。此即唐先生與唐師母所建立的死生不渝之愛,其足可為後世青年男女嚮往之典範。讀「致廷光書」可知唐先生愛情之豐盛,更可感唐先生生命之豐盛與幸福,非一般只生活於俗情世間,只求名利權力者所可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