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之十三 【夏威夷】
一九六九年六月廿四日陪同毅兄赴夏威夷開東西哲學家會議,那裡天氣很好,有海風,令人舒適。安兒亦從美國來相聚,並至夏大讀暑期班,選習西班牙文。
夏威夷當東西要衝,風景幽美,海景尤使人喜愛,可謂得天時地利之賜,最能吸引遊人。唯無文化可言,亦無古蹟文物以供欣賞,不過遊覽於山野間,尚有野趣之感,有些地方風土人情還有原始風味。
毅兄天天有會有課,酬酢亦多,安兒每日均要上課,我得暇可以彈琴寫字,並為安兒抄詩,是她年少時的作品,頗見性情,怕有遺失,故為她抄寫一份保留。 當他二人都有空時,我們喜歡遊山,山中道路曲折,山色翠綠,草木茂盛,就是閒花野草亦生趣盎然,生命力特強。山中頗具原始氣息,陽光充沛,居民皆身體強健,唯文化氣息很差,夏威夷確是一個一半文明,一半原始相加而成的,故使人有不調和之感。另外一個感覺就是一般人都求有工作,並不選擇工作,學習興趣很濃,不管老幼,只要有機會即參加學習,所以人人都在忙中,這是一好現象。
七月二十八日赴日本。八月一日轉京都檢查目疾,幸而沒有任何不好現象,醫生只是說不要太勞累,忌舉重。在京都曾看「能」劇,是日本最老之戲,動作簡單機械,但歌辭皆為古調。據說能劇之特色,在可以通幽明二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