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之十六 【赴夏威夷與東京】
一九七二年六月十日陪同毅兄赴夏威夷參加王陽明五百週年紀念討論會。毅兄六月十三日宣讀論文,反應很好。在那裡遇見一老友王先生,已年近古稀,談及其婚姻變化頗受委曲之情形,如今只有每日扶杖坐巴士遊車河度日,因老人乘車不用付車費的。我勸他改變人生態度,生活要積極要達觀,任何人都有前途遠景,不要辜負一生的心血而成的成果。你應當自己作一個計劃,寫作是知識份子的本行,如寫日記、散文……把幾十年的人生經驗體驗,學問心得如實的寫出,這對自己是一交代,對後人的啟發性是不可限量的,能如此日日生活下去,你就覺得日日是好日,有一個愉快的晚年。
六月十七日離夏威夷到日本東京,吳納孫先生為了我們的方便,在機場等我們七八小時,古道熱腸,令人感動。在東京訪問了幾間圖書館,毅兄目的是在搜他父親的遺稿,但無所得。六月廿一日亞細亞問題研究所開歡迎會,參加有安岡正篤、中山優、左藤、吳納孫、和崎博夫、胡蘭成夫婦、伊藤女士、張季飛、景嘉、池田篤紀、大野信三及一些年輕人,討論問題範圍很廣。毅兄說,國與國之間除了政治不同外,其他文化是可交流的。正是妓y花盛開時節,六月廿二日特去鎌倉欣賞。又看書店,夜歸甚倦,正想就寢,吳納孫先生忽帶了他外國學生來訪,要我彈琴,我雖倦極,亦勉強彈了,以報雅意。六月廿三日和崎博夫等友好陪同訪明治神宮,宮內有菖蒲花,前所未見。午後乘機去京都,轉大阪檢查目疾,幸無異狀。夜平岡武夫先生請吃飯于十二╳a,先生人忠厚有情感,他與毅兄同庚,不過毅兄在年頭,他在年尾。他說應叫哥。六月廿八、廿九,我二人單獨行動,去了平安神宮、清水寺,這是毅兄在京都治目疾時我們常去的地方,舊地重遊,份外有趣。六月卅日赴台北,順道去宏恩檢查身體。七月八日有一座談會,約六七十人,討論時局文化等問題,毅兄希望能造成一文化長城,回流反哺,照亮大陸。同日又去陽明山,參加中華學術院(今為文化大學)舉辦之哲學討論會、討論倫理教育問題,並提及翻譯問題。來此數日,幾乎日日都有節目,只有七月九日到石門水庫遊湖半日,才算是在觀山玩水,七月十日返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