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之十八 文化交流
一九七三年八月廿八日陪同毅兄赴日參加中日文化交流會,先至京都,第二日去大阪淺山亮二教授處檢查目疾,幸無異狀。到了京都,定要去人文科學研究所看書和去南禪寺吃豆腐的,又訪虛白院即南畫院參觀。八月卅日晚平岡武夫先生招宴於十二╳a,有盧瑋鑾、高美慶同去。八月卅一日去東京,住東京銀座第一旅舍即會議所在處,當夜會中酒會招待,不知何故毅兄眼發紅,九月一日我又瀉肚,出遠門真要加倍小心。九月二日毅兄午前作報告,午後則作主席。九月三日會議結束。中午亞細亞問題研究所招宴,晚八時飛瑞士參加世界文化交流會議,飛機取道阿拉斯加,渡北冰洋至倫敦。由倫敦轉瑞士之Zurich已是九月四日了。飛行共十八小時。主持人Barnical之太太接送我們至Hotel Sonnevberg,覺得此地風光優美,人都文雅有情味,並富藝術情調,當晚會議即開始,我無事可作,與安兒一信並彈琴消遣,時而又去露台觀賞風景。瑞士在阿爾卑斯山之北面。上次在意大利開會之Como則在該山之南面,兩地風光均令人流連。九月五日,主持人太太生日,晚上有慶祝會,在園中舉行,要我彈琴,盛意難卻。惟園中有霧,琴弦為霧氣所濕,琴不發音,毫無韻味可言,真令人掃興。九月六日七日全日開會,我則無聊,終日飽覽湖光山色,並去街市買點紀念品。九月八日自由活動,支持開會之女主人晚約於彼之別墅茶聚,我亦彈了琴。九月九日會議結束,參加旅遊車去洛桑繞湖而行,農作物全是粟米,遍地青草,牛群羊群悠閒自在躺在大自然中,還有鵝與鴨追逐於碧綠的湖水中,路上行人亦悠然自得,這種情境是毅兄與我最喜愛的。晚上Barnical夫婦邀宴,散後到旅舍聽我彈琴,忽然雷雨交作,但不礙琴音,我亦覺得彈起來心手相應。九月十日,離Zurich飛紐約,橫渡大西洋,飛行約七小時,住易陶天家。九月十一日訪大覺寺,由敏智和尚住持,繼訪一位熱心佛教文化事業的沈家珍先生,但在閉關,可謂無緣,改訪De Bary。九月十二日午前訪沈家珍佛學研究所。午後飛美國看安仁夫婦,他們早就等在Indianapolis,誰知在回家途中車子出了問題,途人熱心幫忙修理,但無效果,安兒想電話同學求助,但那位熱心的朋友說他回家亦是在去Bloomington的方向,不如帶我們一程,我們亦同意,到分路的地方,安兒同學來接我們。我們感謝那位好心人的相助,分別時安兒欲與小數現金相贈,但他無論如何不接受,安兒只好要了他的電話,握手而別。很晚才到安兒他們家,家中有兩狗,搖尾相待,並不視我夫婦為外人,一時間大家說不完的話,直到翌日凌晨才睡。十三日起身較遲,四圍看看,他們的房子還好,前後有花園,環境十分寧靜,時聞鳥聲,安仁夫婦一直請假在家陪我們,暢敘天倫是不易有的機會,但H誤工作太多亦不很好,要他二人請半日假就夠了。每當他夫婦不在家時,我二人感到太清靜了,覺得時間特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