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廿 癸亥暑假
那年夏天,很熱,不想作事。唯有抄毅兄青年時代所作詩歌和讀他青年時代的著作以消遣,每當沉醉在他那些情感豐富而含哲理的詩文中,真是人生最大的享受。但念他當時寫詩文的心情是苦痛的是悲涼的,尤其是當中有一二年的時間,正是我們戀愛有變化的時候。雖然懷古思來,激勵自己,將苦痛煩惱化成智慧,化成悲憫情調,解決了人生種種問題,透視出心之本體之無盡的崇高,他常對我說他處處山窮水盡,又是處處柳暗花明。此是我酷暑中的一段往事,常浮現於腦海裡,永遠不會忘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