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興於詩
想到「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的幾句話,就想到一九九一年二月廿一日新亞研究所琴社新春團拜我向同學所講的有關新亞琴社成立的經過。因為我是社員之一,比較了解早期社員感受可能與現在琴社同學的感受不大相同,可能現在的同學把它當作一課外活動,娛樂玩耍的態度較濃,其實琴社的成立與普通課外活動的意義不很相同。它的背景是十分健全十分莊嚴的。當局要提倡音樂,是感到除了智育的培養外,還應重德育的培養,其培養德育方面則以音樂最為有效,尤其是傳統的中國音樂,更能使人潛移默化,更能陶冶性靈。
新亞書院尚未與其他二校合併為中文大學,音樂會的組織取名為國樂會,除了使每個人都進入一崇高的德性化的組織中,並還抱著移風易俗之責,是學校上上下下共同的目標,但自成立中文大學,新亞研究所又脫離了中大而獨立,當然就影響了國樂會的變化,于是研究所繼承當時國樂會的精神成立新亞琴社,希望有新的發展,人力財力雖然較差,但大家都抱著細水長流的打算,但漸漸下去,各方人事的變化可能就失去了當初國樂會的意義,甚而名存實亡了,可嘆。
因為我是最早的會員之一,說出其歷史亦是我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