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悼廖寶泉
寶泉同學,英才早逝,令人悲悼,他有真性情,有理想抱負,對社會工作和文化活動十分熱心,何蒼天不憫斯人早喪,余真百思不得其解。今死者已矣,唯念他家有老母、賢妻、幼女。正所謂老年喪子,中年喪偶,幼年喪父,人間最悲慘的事都集中在他家中。寶泉,我不忍見你出殯日那悲哀的場面,於前一日夜往弔汝,我替你女兒寫了昊天罔極四字獻父親靈右,我為你寫輓聯是你自己生前撰擬的:
生不為世間贅疣之物
死不為幽冥浮蕩之鬼
上款寫寶泉同學自輓,下款寫謝方回代筆,你認為可以嗎?
同學們告訴我,你出殯日場面熱鬧而嚴肅,弔者數百人。寶泉,幽明相通,你當有所安慰,我記得你很注重祭祀之禮及其儀式,在唐先生逝世三周年紀念日,大家在沙田慈航淨苑紀念,你擬寫了紀念儀式節目,使得那次紀念會,增加了特殊的意義,使人當下感到幽冥相通。寶泉,於你我無以為祭,我僅主張在淨苑中與你設一靈位,那埵釦A的老師、同學、友好,你們可以相依為伴,談學論道,每年春秋二祭,我一定會去看望你們,有人說你是基督教徒,不好在佛教苑中設靈位,但我肯定的說:寶泉的精神是不限于基督教的,他的精神是超乎某一宗教的,是通於任何宗教和非宗教的。寶泉,我們曾一同習琴書,自你去後,我每彈琴就覺與你同在,我不覺你已不在人間,可是寶泉,你究竟在何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