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之三  搬家
我們在香港住了卅多年,搬了十二次家,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十二日,搬到延文禮士道,那媥x中有靜,環境不錯,但房租較貴,當時的經濟情況,實在負擔不了,所以擬分租一間房子與人,我準備貼街招,我想把房子的優點寫在街招上,一時又不知如何措辭,又不敢小事亦麻煩毅兄。但這次他確幫了我的忙。他說「我來幫你」,一時高興,他寫了一首打油詩,我尚記得,把它抄寫出來,亦是一種紀念。
新居十大優點:
對山望海 四面空曠
天台寬闊 門窗南向
禮士延文 四校之間
拆橋在即 門外公園
菜市不遠 租貳佰元
我把他的詩寫在街招上,果然不錯,幾日後房子就分租出去了。我偶然想到衣食住行在人生的歷程中,意義是不相同的,兒童則重食,青年則重穿,中年壯年則重行,老年則重居。我們那時並不老,但對讀書、教書、用思考的人,重居是應當的。雖然搬家較辛苦,能夠搬到一個較理想的住所,確是幸福,其間環境最重要,至於房子的構造和建築亦很重要,好的建築人在其中,精神可得安謐,人在其中有一種韻律感。所以歌德說:「建築是凝固的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