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人性
人性喜歡永琚A所以對事物的變遷就有無限的感觸,人是最容易思前想後的動物。人生就是人思前想後交織的網,有人一生就困死在那網上,有人亦會跳出那個網直奔前程,這就要看他有無自我反省的精神和超拔的力量。
唯有人才是懷舊的動物。人到了垂暮之年,這種感情更濃厚,傷逝的情懷亦特別顯著,總望天長地久人常在,老人很怕別離,我近來這類的感情特別多,在夢魂中亦時有無依孤獨的感受,經常思念親友,那怕是多年前有數面之交的晨運朋友,若幾日不見,就心生掛念,怕他有什麼事故。有一位晨運客,她說她已八十多歲了,為人和靄可親,我對她印象甚好,她說她每日寫字抄心經一遍,她說非求多福,只求全家平安。她很相信她的兩個兒子能化險為夷,全是佛的庇祐,我想這自然不是必然結果,但老人家誠意可掬,我很想看她抄的心經,我意當然不在經的本身,而是想看看她的書法。一日她果然帶給我一本心經,和一卷書法紙,她雖然誤會了我的意思,有點使我失望,但她贈經和紙的厚意更為高潔,我深深感謝她。我把經書放在琴棹抽屜內,彈琴前即取出默唸一遍,以不負老人之善意,可惜無恆,未能日日如是。老人知道我們有書法班,還想參加時,忽然數日不見,原來跌傷了,進了醫院,我未去看她,只有默默祝禱她,時時打聽她的消息,出院後她就去了美國,此後恐不能再見她了,想不到半年後她又回來了。我高興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