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一點了解
記得有一次有人來訪問我,正好我收到學生書局(台灣)來信說:今年台灣行政院新聞局主辦的金鼎獎(出版界)在圖書人文組方面為《唐君毅全集》所獲得,這自然給台灣出版界一大的鼓勵。其實當時我提議為唐先生出版全集,主要是受他的影響。他說思想、學問、文章是宇宙間公物,個人所得,應供諸社會,讓後來的人繼續發揚光大,方回覺得全集不完善的地方,自然很多。但在哲學思想、人生問題上總算提出了一些特有的見解,自然見仁見智,各有千秋。唐先生之學問,我不敢亂談,惟對他的為人,我們是互相勉勵。他忠厚有餘,剛健不足,優柔寡斷,對人姑息之處太多,責勉之意不夠,此雖為仁者之過,但亦時為此種性格而苦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