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新儒學
儒學之第一階段是孔、孟、荀之對為人之當然義理正面立論。第二階段是宋明儒學之重此當然之義理之本源之所在之心性之學立論。第三階段是唐牟所提出之新儒學,其意是上承王船山之重禮樂人文之義,以建立中國今日之人文思想,並欲將西方之科學精神、民主精神攝於中國之悠久和平之精神而各得其所。
一九五七年唐先生應美國國務院之邀,有七個月時間訪美各地,假道歐洲、日本歸來。他說此數月之了解,只覺西方人士對中國文化的認識誤解甚深,不相信中國文化有生命之存在。當時張君勱先生在美亦有同感,希望唐先生為文解說,唐先生亦覺這是他責任,於是邀牟、徐先生參加,由唐先生主稿,大家貢獻意見,寫成為〈中國文化告世界人士宣言〉一文(現定名為〈中國文化與世界〉)。一九五八年發表於香港民主評論月刊,這是一篇維護中國文化尊嚴的宣言,影響頗大。國際學術界乃有當代中國新儒學新儒家之稱,因此新儒學新儒家就成了國際間的普通名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