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一)韓裕文 卷前語
一九五九年五月廿九日日記記有韓裕文先生事,韓先生是性情中君子人,有見識有抱負,惜患癌疾,四十餘歲即逝,未婚。他平生最信任君毅兄,凡事都與君毅兄商量,君毅兄當年應美國國務院之邀,其間特去韓先生墓前憑弔。墓碑為胡適之先生所題字:「學人韓裕文之墓」。友人將遺書贈新亞書院,從此先生即長埋異域。記得當他患絕症時,曾與君毅兄一信:「『自作反省』,深信弟此時還不該死,這不是因為未曾犯錯,是因為霑惠世人者太多,而尚無絲毫回報于社會的緣故,而且我沒有即將死的預感,我很平靜。」從此即無再來信。兩月後,始得 其女友嚴綺雲來信,知先生已逝世。毅兄哀悼多日,唏噓不已。以前曾寄去的一點生果費和小小的安葬費全部退回,並寄來一煙斗以為紀念。毅兄說韓先生對外國人思想生活方式,有很多體驗,對祖國憤世嫉俗之情感十分真切感人,且為人耿介,故鬱鬱不得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