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五)不治之疾
當毅兄知道自己患了不治之疾時,他向我說:「昨夜睡不成眠,念自己之學問,實無實在工夫,實庸人之不若,如何可至於聖賢之途。我所見之理,實在不悟,但智及不能仁守,此處最難,望相與共勉,應視當前困境,作吾人德業之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