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之六 【安兒赴台讀書-離愁與掛心】
安兒雖然辛苦了一個暑假,很幸運處處都考試成功,但念她年齡還小,尚未到上大學的實足年齡。若要出遠門讀書,我是太不放心了。商量結果,暫留香港讀特別班,專修英文。台大方面請假一年,保留學籍。如此決定亦有原因,第一安兒雖性近文科,但當時一般青年都藐視文科,要讀理科,孩子自然受其影響。其次原因是台大化學系很有名氣,僑生都爭著選讀。再還有一原因,就是今暑乃父去台參加陽明山會議有關。此次,我與安兒亦跟著去了,我們是第一次去台灣,覺得台灣風土人情較厚,青年人亦有禮貌,……讓安兒到那邊去讀書,或者可以把她一些不良的習慣改正過來,如不懂事、無責任心、生活習慣不好……。
學校快開學了,安兒一切已準備好了,終於九月廿九日要離家去台讀書了,這是她自己第一次出遠門。我心中十分難過。昨夜乃父與我都睡不成眠,乃父偷偷去看安兒,她亦在那媮蚋鄐炾慼A今日她起身特早,我亦跟著起來,我似有千言萬語要向兒說,又不知從何說起,千萬般離愁別緒,只有藏在心頭。忽然電台報告已掛三號風球,我心中真是又驚又喜,下意識中還希望打大風,就可以留住安兒在家多一日或兩日,但我失望了。叫安兒快點拜別祖先,毅兄去叫車,老工人金媽與我拿行李,乃父催兒上車,金媽哭了嗚咽著說:「大小姐你要好好保重,我難過得很……。」
到了機場,辦了手續,旅客們一個一個進了候機室,安兒亦依依不捨入了候機室,我與乃父從候機室窗外門向內望望,見安兒呆呆地坐在那裡似在飲泣,見我們在窗外,飛奔跑過來不斷叫伯伯媽媽。恰好遇見許孝炎先生亦是去台灣,毅兄馬上替安兒介紹,並請托許先生沿途照顧。飛機起飛了,雨霧茫茫,很快就看不見飛機了。這時才發現牟先生夫婦,房客太太及許多同學在那堸e行。拖著離愁別緒回到家中,第一件事即去安兒房中看看,想為她整理整理,不料她已收拾得清清潔潔,整整齊齊。乃父又忙著與航空公司去電話,知飛機已平安到台,馬上就與安兒寫信,又與柯樹屏先生信,托其照顧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