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游於藝成於樂
林燊祿

認識唐師母是在一九七八年進入新亞研究所念碩士課程後的事。新亞研究所素有傳統,就是在課程之外,設有琴、痋B書、畫四社,讓同學課餘活動,調劑讀書精神,培養藝術素養。當時師母是琴社和書社的導師。師母在琴社指導是古琴,在書社則是隸書和篆書。隸書所採用的教本是<漢張遷碑>,而篆書則是<周大盂鼎>。閒說師母的書法得自前浸會書院(今浸會大學)教授曾克耑先生的親傳。著者因沒有書法理論的基礎,無法說明師母書法的造詣;雖隨師母學書多年,也因未勤於練習,也沒有甚麼成就。祗是回想當年,每一個星期六下午二時許,師母乘計程車來到研究所,攀登四層樓的樓梯,進入教室,然後脫去外套,擦去汗水,挽起衣袖,即席揮毫示範;同學在旁圍繞觀摩、請益。偶然師母帶來了小點心,或與同學散學後到餐廳茶敘,種種的情景,至今仍深切感動。過年的時候,書社的幹事買來紅紙。師母帶著同學一起書寫春聯和揮春,一時「萬事如意」、「新春恭喜」等吉祥的語句,一張又一張的貼在研究所的牆壁上、門旁上,加添了洋洋的喜氣。
年初一向老師拜年,也是新亞研究所的傳統。師母家是拜年路線的最後一站,抵達時大抵已是下午四時許、五時多了。同學眼前是師母已準備好的茶葉蛋、糕點、柑和香濃的茶,一時狼吞虎嚥,如狂風掃落葉,轉瞬間已是杯盤狼藉。這時便是和師母聊天,同學閒談的好時間。「老」同學再睹闊別一年的書、畫:書是師母的墨寶和書櫃內唐君毅先生遺留下來的藏書和著作;畫是掛在牆壁上師母的真蹟。「新」同學更是如發現了新事物一樣歎息著說:「原來師母還懂得畫畫呢!」帶來了古琴的同學,不忘懇請師母彈奏古調一曲,師母也會邀同學合奏,一室皆春。最後是拍照留念,除了團體照外,同學還個別爭相與師母合照。
近年師母身體違和,兼以年事漸高,體力漸漸的減退。但每年的年初一,師母還是打起精神來接受同學的祝賀。現今師母已安息了,不知道今年拜年的路程會否少了這最後的一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