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了結塵緣續舊情
梁琰倫

呱呱而來,安詳離去。
踏遍紅塵路,悟透冷暖情。
飄出容身物,復歸清淨土,回首人寰佇,執持著永琚C

師母你累了,好好的安息安息!

善誘啟發我的興趣至今依然。
閒來兩筆,調素琴,渾忘人間世。
是你調教我這任性急躁的良方妙葯。

今年六月中心航心儀由台來港,共聚共追往日情,你在床上輕握我手說:「你是上天給我的最佳禮物。」感受之深,無言以對。你給予我們的,片言隻字能盡說嗎?在適當時的鼓勵提點,無言的身教,一切一切歷歷在目,這結長繫心深。

師母你常說希望與唐師生生世世,現在可以如願了。同啖清風、飲朝露、觀天象、覽蒼海,倚翠山白雲,賞落日紅霞,逍遙自在。
重圓來生夢,帶走孺慕情,遺下無私愛。

師母安息吧!

琰倫獻上
6.9.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