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之七 【擔心我】
那是一九六二年的事了。我患風濕病,非常厲害,右肩完全舉不上去,看過中西醫,不但無效,反而服藥後,影響腸胃不適,完全不想吃東西。有一日午後去寄郵包回大陸並寄錢與安兒,感到很疲倦。恰好經過理髮店,我就進去洗髮,以當休息。理髮師勸我染髮,作完後已是晚上八點多鐘了,而且有颱風,已掛三號風球,急忙叫車回家。到了家門看見有唐端正等幾位同學看見我又驚又喜的說:「師母你去了什麼地方,先生找得你好苦,並要我們到處找你。先生說你已出去了大半天了,又說你近來身體不好,現在已懸三號風球,不知你是否有什麼意外,焦急得很……」聽得我好難過,趕快衝上樓去,他已站在門口,我緊緊握著他的手,沒有說話,因為沒有一句話可以代表我的歉意和難過,亦沒有一句話可以補賞他對我的掛念。他亦沒有說一句責備我的話,只是說:「平常都是你等我掛念我,擔心我,我一點不知道掛念人的滋味。今天真嘗到了。以後我要小心,不使你掛念我……。」我心中一時酸酸地,並有無限的溫暖,他的溫厚,實使我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