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之八 母逝
一九六四年二月廿六日(元月十四日)忽得電報知「阿婆不幸病逝蘇州」,毅兄悲痛欲絕,嚎淘大哭。我們知道阿婆多病,常常寄藥回去,只望調養得宜,早日康復,此間可有迎奉之日。誰知倏爾人天永訣。毅兄說他是罪人。方回尤覺平時未體毅兄之心為心以奉侍老人,罪過尤大。我們恨不能奔喪回去,以阿婆信佛,此間就在寺廟設靈,請高僧說法,祝阿婆早登極樂世界。毅兄從此時讀佛經,希有功德以報母恩,恨方回無能讀佛書。樂果老法師教我常唸:南無阿彌陀佛,並賜我佛珠。又說常常唸誠心唸,則「六字弘明繫心中,聲聲喚出主人翁。」靈知靈覺即會出現,佛家說這是佛性,儒家說這是仁心,充量具足佛性仁心,即可得有解脫。方回從此即日日唸「南無阿彌陀佛」。
幾年前已約定此年六月廿六日要去夏威夷開中西哲學家會議。毅兄在守孝期間實無心情前往參加。連去三信,要求退出會議,但主辦人希望他去,而且是幾年前即約定的事,毅兄無可奈何,只好前去,這是為了守約踐約而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