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之九 【彼此掛念】
一九六五年六月廿六日,毅兄應韓國高麗大學之約參加該校六十周年紀念所開之學術會議。他每次出門總是有些遲疑,其實我心中亦不願離別。每次分別彼此都很掛念,我掛念他不能照顧自己生活,或者不能適應環境水土不服而抱病……,他亦向我說分別中總是掛念我,尤其是掛念我對他的念。但想到參加是一種責任,就決定去了,藉此可以宣揚祖國文化,作點文化交流的工作。
已去十日仍未得來信,令人生許多幻想。原來第一封信我未收到,又回來時接飛機三次皆未接到,實令人擔憂。七月廿四日深夜忽聞呼安安聲,原是毅兄回來了,真是喜出望外,看來瘦了些,不過精神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