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零年九月九日,我參加了唐君毅夫人的喪禮。當時是以新亞書院院長的身份,代表書院吊唁唐謝方回女史。

作為新亞書院的第九任院長,我甚感慚愧的,是實在對唐君毅先生不甚認識。新亞人莫不道錢、唐、牟︰錢穆、唐君毅、牟宗三,三位先驅,執中華文化道學之牛耳,同時開創「新儒學」。我等從事科學、醫學者,亦自覺人云亦云,不知究竟。雖曾讀唐、牟與徐復觀先生、張君勱先生合著的「中國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但除了佩服和一點共鳴之外,能深入了解的地方,可真不多。吊唁之中,細聽緬懷辭世哲人與夫人的學問、品格,除更肅然起敬之外,再次自慚學養之極度淺薄。

當本冊遺稿及紀念集主編劉國強教授授意,要新亞書院院長代寫一序言,以表敬重,一方面自覺身份不配,另一方面又知道以新亞書院和唐先生之關係,書院怎能沒有代表說話。前者令我深信,與其寫序,不如做個忠實讀者。後者的責任,又無從推卸。苦思良久,還是責任戰勝一切,勉力而為。唐夫人在不少文章中,常常提到「應盡之責任」,今天我為了責任,給她的遺稿寫序,她不至於怪我的狂妄,懇望給予我盡責的鼓勵吧。

先睹遺稿的福氣,是獲得一個更清晰的印象,體會遠比刊印成書之後閱讀深刻得多。遺稿給我等後學,特別是偏重科學,不諳人文史哲之輩,最大的啟示,是唐先生在新亞創立初期的艱苦,既盡力鑽研學問,又努力實行教育工作,孜孜不倦,其專注執著精神,令我們養尊處優的後學,慚愧不已。唐先生本著溝通中西文化的精神,把握每個到外國交流的機會,擔任著文化大使的工作。當時洲際交通繁複,今天實難想像,學者不辭勞苦,為學術奔跑,亦足以令今天不少「文化旅遊」的學者,自慚形穢。

方回女史單是訴說唐先生外訪時的離情,用了不少篇幅,訴說當時夫妻的相掛念和無奈,其實等於給予當時中國的文化學者,一段段簡樸的描繪。才華出眾的方回女史,在唐先生生活中甘願擔當陪襯角色,極度謙遜的思想和行為,正面地返映了中華文化的倫理特色。那傳統的「賢淑」,豈能容易獲得現代人(或西方人)的了解﹖正如唐夫人述說唐先生以男女性別妙解中西文化(見往事之一)︰「一般人常覺女子地位似乎較卑,這種觀念不對,女子之功在陰面,如地之能載萬物而不居其功」。

我履行了敬書一序的責任,從中卻獲得教誨之益,果然能深自興幸。遺稿及紀念集經關心中華文化的現代人一讀,也必引起共鳴。一方面稿中不乏嚴肅文化思想和學術見解,透過了不同的生活場合流露出來,充滿真實氣息。另一方面,哲人簡樸的學者生涯,特別給現代的讀書人深刻的啟示。新亞人閱讀起來,更產生額外的鼓舞。先賢的鑽研學問,艱苦奮進,不怕手空空無一物,堅持推動中西文化互通,這項工作,難道完成了嗎﹖新亞創校哲人相繼辭世,他們半世紀以前,認清了中華文化與西方文化互通的好處和必要性。今天的全球化政治,惟西方文化獨尊,以武力解決一切問題,暴戾之氣前所未有。新亞人免不了期望,中華文化的兼容忠恕,能給暴戾之氣有效的中和作用。

我們感謝唐夫人和她留下的稿件,感謝編輯們的工作。本書的出版,給予新亞過去和現在的師生,一份懷念與告誡,給予現代青少年一份厚禮。

五十年前的新亞先賢,面對國內巨變,中華文化不受重視,反被摧殘,國外對東方又全不了解,因此要實行文化溝通工作,舉步維艱。今天國內提出「以德治國」,對文化重新重視,民間亦有推動重整的行動。現代的新亞人無論在政治上,或經濟上,處境都比前良好。他們可有繼承先賢的考慮﹖

新亞書院院長 梁秉中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