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情、深情、厚情--紀念唐師母

霍韜晦講
袁尚華記

袁尚華按:本會會長之師母唐謝廷光女士,已於八月二十四日仙逝,享壽八十四歲。噩耗傳來,本會同人無不哀悼。會長更悲痛逾琚A蓋在過去一年,會長每周均安排本會周行安中醫師前往義診,並奉藥物,師母始睡得穩,胃口亦轉佳,歷時半年始止。今一旦仙逝,不勝懷念,會長隨即在本會佛堂設置靈位以供會友弔唁。大殮之日,更親率黎綺華、袁尚華、李錦招、高志強、曹秀容等四十多位同學出席致哀。會長並作了追悼講話,情辭懇切,真摯動人,謹錄出以誌哀思。

我們敬愛的唐師母謝廷光女士,已於日前離我們而去,回到天上。今天我們來到這堙A悼念我們敬愛的唐師母,種種往事湧上心頭,令人不勝低迴。師母的才德,剛才幾位學長已經提到,我亦想藉此機會,與諸位分享一下我近年奉侍師母的一些感受,以作迴向之情。
在我與唐師母接觸的這麼多年之中,她給我的印象、給我的感受,是一個中國女性的典範。她很有才情,又很有深情、更有厚重的性情。師母的才情首先見諸於她的文字、書畫和琴藝,這些都是大家所稱道的。但師母並不以此示人。我記得有一次我想給她開辦一次書畫展覽,她毫不遲疑拒絕;她說她只是自娛。師母真正重視的,是與唐先生的感情。我記得在《致廷光書》中有一篇,大約是第十篇,唐先生早年寫給師母的信。在信中,唐先生說,我們二人的感情,與世間所有的人都很不同;這不同是因為我們二人之間有一片赤誠,並非為了佔有對方,而是為了無私的成全對方的人格,並在人格成全之中開展兩人的感情生活。不過,唐先生說自己的感情有一點神經質,蓋唐先生年輕時很自負,三十歲時,自信已完成了自己的哲學體系,又計劃在十五年內寫成三部大書,一部講宇宙、一部講人生、一部講宗教,而寫這三部書之前,會先寫「人生之路」。唐先生對此寄存厚望,希望唐師母能夠了解他、支持他。不過,由於唐先生當時還年輕,現實上尚未能及時得到別人的稱譽與賞識,有時不免感到痛苦。在理想與現實之間,唐先生發覺自己有時好像孤魂一樣,孤伶伶在天空飄蕩,又好像在原野上流離,荒涼寂寞。我們可以想像:一個哲學的天才,有極高遠的思想境界,對人生有著熱切的期盼,理想性這麼強,而感情又這樣豐富與細膩,的確是很需要一個很了解他、很支持他、和很愛他的女性,陪伴他走過這條人生的創造之路,所以唐先生將很深、很重、很細緻的感情寄託在唐師母身上。這種情,非一般女性所能明白、所能負擔。我又記得,大約在《致廷光書》第三十封信,唐先生告訴師母,他發了一個很特別的夢,他夢見自己走在原野之上,四野無人,自己獨個兒走進一個用玉石鋪成的廣場;之後,廣場中忽然現出一座廟宇,他走進廟宇,看不見有神,但見有一老人,老人叫他的名字,說是在這媯孕L。然後眼前的景像忽然又變成春天,百花齊放,無數生命誕生,紛紛發放生命之光,光光相網,又好像一片流水,川流交織。然後老人對他說:生命的光芒好像流水一樣,我們應該順著它向前流,不要逆流,將生命之流回歸於正道,人才能了解生命的秘密、才能超升。唐先生聽了這番話,很感動。忽然景況又變,他好像身處天上,他到處尋找,找到一間書房;他走進書房,在書房中遇到一位正在讀書的女子,這女子原來就是師母。唐先生深深覺得,他二人姻緣是天定的,兩人相見很歡喜,互相擁抱,十分快樂。然後二人走進後園,發現一個墳墓,看見碑上刻著「毅光之墓」。後來我為師母出版她的書畫集時,師母表示要收進唐先生的墨蹟,並題為《毅光集》,我想與唐先生此夢亦有關係。姻緣天定,踐諾終生,如果不是情深,是甚麼呢?
唐先生這些夢魂經驗,大概發生在一九四一、四二年之間。當時,唐先生和師母尚未結婚,唐先生與師母的結合,如果說是有情人終成眷屬,二人都找到了美滿的歸宿,那還不免太平常。事實上,這段感情與一般世間的男女之情十分不同,此後二人相守數十年,經歷了很多心路歷程、很多精神上的交流、很多生活上的掙扎、很多人格上的鍛鍊,所以非比尋常。我自己讀這些文章時,時常會很感動。我深深覺得,唐先生與師母的姻緣,實在是世間情愛的典範。
唐師母很有才氣,很有深情,但除此之外,我感受到唐師母的生命中還有很深厚的性情。正如《易經》「坤卦」所言:「君子厚德載物」,唐師母的性情正是如此之「厚」,所以她能夠才高而不露、情深而不激,顯示女性的內在之美、內在之光輝,她毋須在世間中突顯自己,亦毋須有何驕人的創造;她只是助人創造,所以說「或從王事,無成有終」。一切英雄豪傑、君子賢人,都是賴有成全力的坤德,方有成就。
唐師母的一生,我想是真實地展示了《易經》坤德的精神。我們今天在此悼念唐師母,我想這正是我們感受傳統文化的好機會。道由人成,但若無人,則為何所依?今天我們紀念唐師母人格的光輝,我相信世間的一切偏離始終會回歸於正道。我們有幸能受學於唐先生及師母門下,是我們極大的福氣。在此,我謹以至誠之心把我的一點寸進迴向唐師母。我相信唐先生與師母的感情與婚姻,已為人間留下光輝的典範。希望座上諸位同道,都能繼承唐先生和師母的人格,在思念中奮勇前行,以安慰他們在天之靈。並希望師妹唐安仁女士節哀保重。

*原刊《法燈》220期,二○○○年十月十五日,法住學會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