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悼唐師母
新亞研究所琴社 劉自然

所長、各位老師、各位同學:

剛才聽過各位老師各學長的說話,使我們深深感到唐師母的偉大。由於我認識師母的日子不長,僅能就我學琴時所見師母的印象說說,請各位見諒。
我入研究所的時間較晚,沒機會親炙唐先生的風采,而師母亦因年紀關係,很少到研究所活動。琴社和書社分別由黃樹志先生和梁琰}小姐。但師母仍很關心同學,每年總有幾次讓同學到家中聚會,看看大家的成績。
師母是一位和藹可親的長者,對人毫無架子,跟她彈琴,一點也不會感到戰戰兢兢。彈錯了,師母只是耐心指正。有懷疑的地方,便翻閱親手以毛筆抄錄的琴譜印証。有時彈得高興,更會隨著琴音吟唱。彈完了便笑嘻嘻的鼓勵我們,接著大家一起共進午膳。每次離開時,大家總是依依不捨,盼望下次的聚會早日來臨。
師母認為琴彈得好不好,不在技藝上,而在乎彈琴者的內涵,而內涵則由性情和讀書而來。她彈琴的風格平實,不作過分的修飾,卻充滿天真漫爛的趣味,這正好是她人格的表現。
自從黃樹志先生移民加拿大後,師母的健康日差,和她一起彈琴的機會也少了。去年春節同學拜年時,發覺師母的身體和精神大不如前,不禁心中一慄。果然不到半年便傳來噩耗!
師母曾為同學寫過「薪盡火傳」四字以作鼓勵。現在師母雖離我們而去,但她的精神卻永遠留在我們心中,永遠燃亮我們!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