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福山一別
譚志基

今天是二○○○年九月九日星期六,天朗氣清。在大圍寶福紀念館內,學者雲集,大家都是參加唐君毅教授夫人謝廷光女士之喪禮。喪禮在上午十一時正式舉行。主祭人是現任新亞研究所所長李杜教授。
喪禮沒有採用宗教儀式,而以歐美的追思會形式融入我國傳統的公祭和大殮的喪儀。整個喪禮簡單而隆重。
在上午八時左右,大會的工作人員紛紛到達會場──寶靈堂。喪事由新亞教育文化有限公司、新亞研究所、中文大學新亞書院、法住學會、新亞書院校友會聯合負責,體現了合一的精神。大堂的入口對著靈堂,中央懸著師母的遺照,外框鑲滿小菊花。除了陳設的幾束鮮花和一盤水果外,同學亦特意獻上一束師母生平喜愛的菊花,以表示點點的心意。靈堂上寫有「福壽雙全」四個大字,白底紅字,意指這是笑喪,出殯者屬上壽的人。堂的左邊垂著題有「昊天罔亟」的輓帳,上款為「母親大人靈右」,下款為「孝女安仁、孝婿王清瑞叩輓」,在旁尚有新亞書社獻上的輓聯。在堂的右邊有一聯的下款題著「姪冬明叩輓」,在旁還有新亞琴社獻上的輓聯。由於沒有傳統的「守夜」,所以悼念的輓聯、輓帳、花圈、花牌便在今早陸續送到。致送的花籃中,有題著「淑德可風」,下款為「德愔琴社」。德愔琴社是蔡德允女士開創的,蔡女士就是我們的唐師母的古琴老師。順著的有李杜所長致送的,李國章校長致送的,一個緊接一個,靠著大堂的牆壁向正門擺放,門外兩旁也排放著悼念者的心意。
送來的輓聯、輓帳未及掛上,弔祭者已一一趨前致三鞠躬禮。及至十一時,參加喪禮者超逾二百人,大家在這莊嚴肅穆的環境下,追思師母,靜待喪禮的開始。
唐安仁女士穿上披麻孝服,持著手杖,與唐冬明及其他親友坐在靈堂的一側。主祭人為李杜教授,陪祭人為法住學會會長霍韜晦。新亞琴社劉自然、新亞書社譚志基。李所長率先,三人殿後橫排,一齊在師母的靈前致三鞠躬禮。隨即李所長致悼辭,展開了喪禮的序言。接著由中文大學教育學院劉國強教授述說師母的生平事略,講稿由黎華標校友撰寫。全文概述師母一生的經歷與成就,辭簡而情深。家屬及陪祭人也先後致悼辭,惜別之情,意在言外。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大家的情緒在默哀後也平靜下來。
靈堂前橫放一尾七絃古琴,這是黃樹志君親手製成的第一個傑作,當年贈送給師母的。今日他在堂前用這古琴獻奏一闋《普庵咒》。古琴的節奏緩徐,最能勾起愁人的思緒,心底不禁泌出難忍的淚水。古雅的琴音,縈繞奠堂,使人憶起昔日古琴欣賞會上,師母演奏出神的琴藝。琴音雖然遠去,但師母的四川口音,和藹的面容,親切的關懷……仍然在我們的心深處,銘誌不忘。
透過棺蓋的玻璃,大家向師母道別。不捨之情,遽然淚下。再三鞠躬後,李國鈞、劉國強、霍韜晦、李杜四人為一列,而Luisa Arcena 、黃樹志、黎華標、陳特等為一列,人人皆穿上白手套,扶著師母的靈柩,由杵工指引下,離開寶靈堂,結束整個喪禮。大家目送這幅西式棺木,沿著通道而離去,此刻一別,師母的遺體將會化作白灰,長埋於寶島觀音山上,與夫君為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