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致友人書
佛觀兄︰
  兄二示敬悉︰兄對弟著直言無隱,甚感。弟文有不能割愛之病,弟亦自知之。唯弟作文是凡想著之意未說到盡致便不能繼續往下寫。且弟是要充量肯定一切有價值者,故下筆難自休,亦非全出於貪多鬥勝之意。兄所指數點,弟查此間存稿,確有說到太多處,以後如有機會再刪去一點亦可。至於論宗教等處,則在詳人之所略,其中之意未必為一時人所能接受,後世必有能辨之者。臺灣時論反對中國文化,香港亦然,此乃五四遺風與自卑感及奴性及中國文化之缺點四者之混合體。常人罕能拔乎流俗,故亦終不能推進時代,此王船山之所以痛言眾人即禽獸,害莫大於膚淺。時論正藉攻擊賈景德以反對吾人之見,實則反對者皆不能見,而忌人之見。吾人尚有所提出,不管對與不對。輕薄之輩除民主自由二字外提出了甚麼?弟總覺應積極的用心之問題太多,而時論仍不出在消極的破壞打倒上用心。說弟等為冬烘有何害,嚴冬之際有火可烘即使人間溫暖、有熱氣。說此言者又何嘗真對西方學問有瞭解。人之精神如不能提起而自作主宰,所謂學他人之長,不過閒話而已。賈氏之讀經並不錯,但其人如何、以何道行之皆不知。政府不先提倡社會講學先造文化風氣,而欲以一紙公令行之,其何能濟。評者謂先整理乃可讀,亦非因整理之事乃永不能完畢者。又或謂有科學的學庸,此何可為範。故一切話在今日皆無從講起,只有付之長嘆而已。

  新亞事昨日蔡、沈、梁、劉諸先生聚會,商請五人分別各捐出一千以補此期所不足。諸人熱心可感,但望錢先生仍一函臺北友人,催政院款。弟意政院有款則諸人款亦可還,或作發展學校之用,乞告錢先生。又餘者丕介兄另函錢先生。不一,即候大安

                           君毅上 五月廿八日

宗三兄︰八月十三日示敬悉。人文友會草案中義,弟自無不贊同。弟近半年來亦常常思及,只是作文將道理當話講之不足。哲學如只是論,終是「是亦一無窮,非亦一無窮」,人之性命終無交代處。西方在此有宗教,西人自幼習之,除哲學外皆只存信之而不必論之。中國昔有儒教,今則無有,故人入基督教者日多。基督教義固有所偏,而其風習亦多與中國文化不合,而信者亦罕能盡其誠。弟因覺今日講學,不能只有儒家哲學,且須有儒教。哲學非人人所能,西方哲學尤易使人往而不返,而儒教則可直接人之日常生活。在儒為教處,確有宗教之性質與功能,故曾安頓華族之生命。而今欲成就其為教,必須由知成信,由信顯行,聚多人之共行以成一社會中之客觀存在──如社團或友會(友會之名較好),此客觀存在,據弟所思,尚須有與人民日常生活發生關係之若干事業。此蓋凡宗教皆有之。唯有此事業,而後教之精神乃可得民族生命之滋養,而不致只成為孤懸之學術團體,此諸事業即屬於儒家所謂禮樂者。禮樂乃直接潤澤成就人之自然生命。人之自然生命之生與婚姻及死,皆在禮樂中,即使人之生命不致漂泊無依。胡適之謂儒者以相禮為業,亦未必不可說。今之基督教徒,在社會存在之基礎,即主婚禮與葬禮,佛教只能追薦,不能主婚禮。儒家之禮,則兼重生日誕辰與冠禮及葬後之祭禮,此是對人之自然生命自始至終與一虔敬的護持,而成就其宗教之任務。弟以為此將為儒教徒之一社會事業。此外,則養老恤孤,救貧賑災,亦為儒者過去在社會所指導,而力行之一事,今皆入佛教徒與基督教徒之手。亦當為今後儒教徒之一事。此諸事皆不只是學術理論,亦非屬狹義之政治,而為流行遍及於社會人民生活之最現實的方面者,故可盡澈上澈下,通無形與有形而極高明以道中庸之道。唯禮樂之訂定,非義精仁熟不能為,且不能為,且不能無所因襲,亦不能過於與當世詭異,以動世人之疑。弟為此徬徨而不知所決。弟日前唯思及民間家中天地君親師之神位及孔子廟二者,不知臺灣尚存否?弟嘗思自先保存此二者下手。天地君親師之神位之君字或改為聖字或人字,孔廟即成講學之所,唯其他之禮器與樂章為何,則茫然不知所答。如何「治之於視聽之中而極之於形聲之外」,此真是化民成俗之大學問,尚非一般之外王之教所能攝。弟想將來吾人亦須向此用心。唯此皆與今日知識分子所用心之處相距太遠,仍必須先由義理之當然處一一開出思路。因而先引起人之問題,拓展人之心量之哲學工作,必須先行,冀由廣泛的思功,逐漸逼歸定向之行事。故兄函所謂凝聚成教會之義,仍只能先存之於心。人文友會事,仍須能以講義理為重,而不宜流於形式,以免先造成阻隔。唯志同而全無形式,則精神亦將散漫,故人文友會在臺先成立亦甚善,弟自當列名參加。唯弟在此間,仍當從事較廣泛性之思想上啟發之事。凡屬凝定貞固之事,弟皆不如兄,但在隨機誘導與潛移默化之事上,則與弟之性質更相宜。要之此二者乃相反相成者,以時運考之,終吾人之一生,此志業皆將在困頓中,而無由遂。然人心不死,此理必存,大道之行,終將有日。在實現條件上,弟亦常有許多想法,耶穌釋迦,皆先及於無多知識之人,孔子之弟子皆以德性勝,吾人則先自有知識入,而所遇之環境,亦是知識分子之環境,凡知識皆曲,故必由曲導曲以成直,此是大難處,然亦終無法避去也﹗
匆此,敬候
大安
                      弟君毅 八月十四日(195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