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那不可能的夢:香港躍進學校計劃

趙志成
香港躍進學校計劃協調主任

培育廿一世紀人才 / 大學學校合作夥伴計劃/
原則和信念
/ 初步進行的工作和經驗 / 夢那不可能的夢 / 參考文獻  

我常和同事們戲言:這看來就像進行一個不可能的任務mission impossible。因為這是一個靠人感染人的計劃。它並不是一個只針對學校教育上的某一個環節的附加套餐計劃(如提升閱讀能力或改善學生自我觀之類的計劃),而是一項全面、全方位的學校完善計劃,是要透過行政、課程與教學,以至家長和社區等三個環節的有機結合,在學校推行一套改革信念,發動學校自我完善的機制,最終希望提升學校的質素和發揮學生個人的潛能。這一套改革的精神和過程,觸動蚞蒤蚞ヴ掑憭ぅM管理文化,衝擊茞{在的傳統教學信念和策略,改變教師對兒童的期望,這一切一切,都需要校內各同工作觀念轉移(paradigm shift)、共同努力,認同此計劃的信念和原則,並付諸行動,這個計劃才能成功。

其實,有學者曾問過以下的問題,在過去的一個世紀有如此多的學校改革,為甚麼學校跟以往沒有多大分別(Cuban 1988, Sarason 1990),Cuban (1988)把這些改革分為初階改變(first-order changes)和次階改變(second-order changes),前者只重改變現存工作的效率和效能,而不影響基本組織結構和改變教師和兒童的角色,後者嘗試改變整個組織架構,包括新目標、結構、角色(例:團隊合作的工作文化)。這世紀的學校改革大多只是初階改變。Fullan (1991)亦認為九十年代的挑戰應該是次階改變--這些改變要能影響學校的文化和組織,重構角色、重組責任(包括學生和家長)。 
 

香港教育要培育廿一世紀人才

躍進學校計劃的基本信念和原則推動我們不斷前進。在瞬息萬變的社會,香港的教育不能不面對改變和挑戰,為廿一世紀的香港培育更切合未來社會、經濟和文化的人才。韓立文教授Professor Henry Levin)的研究發現,高增值行業需要具以下十二種能力的人才、 

(一)主動性
(二)合作性

(三)能在團體中工作

(四)朋輩間培訓

(五)檢討

(六)推理

(七)解決問題

(八)做決定

(九)獲取和使用資料
 
(十)計劃

(十一)學習能力

(十二)掌握多元文化的能力
 
 

(Levin 1997),可惜學校未能協助學生發展這些能力。 

躍進學校計劃對每位兒童都有正面和高度的期望,相信他們都擁有獨特的潛能和天賦,而且具有良好的學習和創造性思維能力,這些信念本來就受到廣泛的重視和認同的,可惜在學校教育實踐的過程中,卻往往因太多的制約和資源的限制,變得知而不行,行而不固。 

事實上,香港從篩選教育過渡至普及教育的十多年堙A學校、教師、家長及社會人士的觀念仍然轉移得很緩慢,「應試」教育的觀念仍牢不可破,對甚麼才是「好」教育的探討極為不足。因此,在篩選教育辦學年代被認同的成功經驗,在普及教育的年代仍然繼續奉為圭臬,疏忽照顧學生的個別差異和多元智能,使很多原具備潛能的兒童,因為不適應早期基礎教育對學生的劃一要求(如一定要適應單向式教學、強調記憶力的測試等)而淪為失敗者、陪太子讀書的一群,而「太子」們亦不見得有機會成為具主動性、有創意、有解難能力的廿一世紀人才。 

這個不可能的任務,並不是一個逆流而上的運動,但卻要在水高浪湍,彎急石巨的環境中顛簸前行。近年來,太多中央指示的長短期改革計劃,很多前線教育工作者戲言的「字母」改革(如:SMI, TOC, SBCD, IT等),令教師有疲於奔命、產生厭倦之感,對任何的改革觀念,都心存抗拒,我們推動的這個學校自我完善的教育改進計劃,自然更如逆水行舟。尤有甚者,現時的小學派位制度、學校的分組制度(Banding)令很多發揮兒童潛能的教學策略、方法和評核都不能持續,是我們推行香港躍進學校計劃的一個極大的制約。 
 

大學學校合作夥伴計劃

這是一個大學和學校合作的夥伴計劃,是在互信互重的基礎上,把學術理論、專業知識與教學實踐結合起來,具備了計劃發展的成功元素。當我初次到學校簡介計劃時,前線教育工作者都極為欣賞大學教育學院能主動與學校攜手,推行教育發展、提高教育質素的工作。去年十一月,當我們邀請全港學校參加香港躍進學校簡介會時,有三百多個學校單位熱烈回應,偌大的一個演講廳,擠得水洩不通,大出我們原先估計(約三、四十間)之外,使我們既憂且喜,憂的固然是如何滿足學校的需要,而喜的是竟然有如此多學校,具強烈追求提高教育質素的熱忱,對我們來說是一個極大的鼓舞,像看到灰暗的天空中的一抹曙光。 

我們知道,要這個夥伴關係開花結果,是要共同灌溉和努力的。我們並不是教育署,沒有監管權,亦沒有權力要求學校一定要依循我們的指示而辦事,我們只能倚重我們的知識基礎,專業判斷和研究發現提供客觀公正的意見,鼓勵學校發揮團隊合作精神,自我改進,改善教與學的質素。 
 

躍進學校計劃的原則和信念

這個計劃需要貫徹三個重要原則 

(一)目標一致(Unity of Purpose)
(二)賦權承責
Empowerment coupled with responsibility)
(三)發揮所長
Building on Strengths)

(Hopfenberg, Levin, & Associates, 1993)。這些原則,並不是甚麼高深的學問,卻說易行難,尤其是在東方的文化中,在會議上熱衷討論,提意見,高參與的情況仍不太普及,要貫徹三個原則,需要建立一支上下一心、和衷共濟的團隊,也是香港躍進學校計劃的一個具體目標,在體現上述三個原則的同時,要能貫串茈音(Equity)、參與(Participation)、溝通與合作、(Communication & Collaboration)、反思(Reflection)、尊重(Respect)、關懷(Caring)、實驗及發現(Experimentation & Discovery)、勇於嘗試(Risk-taking)及學校是專業知識中心(School as the Centre of Expertise)等價值。 

要培植這些原則、價值和改變學校文化,接受和參與改變是一項艱巨的工程,在第一年的工作中,大學的參與會較多,而且要發動一個系統化的過程,包括: 

(一)檢討情勢(taking stock); 
(二)建構遠景
developing vision); 
(三)訂定優先次序
setting priorities); 
(四)建立管理架構
creating governance structure)和 
(五)進行探究過程
implementing inquiry process)。 

初步進行的工作和經驗

我們已經為數十間學校進行全日的教師發展工作坊和為學校檢討情勢(包括有關學生、教師和校長的學校生活、自我觀等的量化問卷調查,和包括全體校內工作人員及家長的質化訪談),過程是順利的。我們形容工作坊是大齒輪的工作,希望學校能迎接轉變,強化團隊精神和認識香港躍進學校計劃的原則和價值,直至現在,學校教師的反應是正面和積極的,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老師對工作坊持非常正面的評價,有些評語更令我們感到興奮。例如:「我很久沒有聽到誠懇的有心人對教育持如此積極的態度,令我感到並不孤單,多謝你們」。「再燃教學熱誠。」「有前景,令人對教育有使命感。」「啟發思考,順手拈來皆可成為教學材料。」「好玩,帶給我許多教學上的靈感,刺激起我的思維。」在工作坊的設計中,我們虓N加強從活動中學、從生活體驗中學、從參與中學等元素,正是躍進學校計劃的其中一項重要特色:強效學習(powerful learning),計劃的其中一個信念就是要對學生有正面而高度的期望,發揮兒童積極學習,共同參與的精神,老師一定要能夠設計快樂而有效的教學策略,攫住學生的心,誘發學習動機,學生的潛能才得以盡展。 

在為學校檢討情勢時,很多教師都掏出心堛爾雰荂A我們極為珍惜這種信任,更感到任重而道遠。我們現在正在進行點燃火種的工作,是需要時間,和不能急於求成的,但同樣,沒有令學校開始進行一些小型校本的行動計劃,以改善學生的學習效能或教師的教學質素,改進的熱誠可能會冷下去,這個對每間學校應進行甚麼樣的改進計劃的判斷是很微妙的,有些可能幫助學生提升自我概念、增強學習動機,或設計閱讀與寫作計劃,處理學生個別差異計劃;有些與教師的專業發展和教學技巧有關,亦有可能需要為領導提供支援和意見,林林總總,我們稱之為「小齒輪計劃」。不過,我們不能、不應、亦不會不停採取主動,單方向支援學校,因為這不是香港躍進學校計劃的核心精神,我們希望能鼓勵學校同工,對教育抱有正面而熱誠的期望,發揮校內團隊精神,建立共同目標和遠景,自發的投入各項改革或改善行動計劃中,在共同參與的討論下,排列工作的優先次序,經科學的探究過程,達致提供優質學校教育的目標。在未來的日子堙A學校發展主任會定期訪校,其目的也是發揮顧問和推動的作用,使大、小齒輪同時發動,達到躍進的效果。 
 

夢那不可能的夢

這條改革的路將會是漫長而艱巨的,我們需要時間和耐性,以堅毅的信念,為學校建立無私互助的團隊專業精神,把理論知識融入教學實踐中去,我們可能要面對挫敗和沮喪,不過我們相信,這條路是走對的,並期望在灰暗的天空中劃出彩虹。 

少時常有一個校園夢,夢中有偌大的校園,齊備的教學設施,天真爛漫的小孩在嬉戲,一張張俊朗、聰穎、活潑、嬌美、憨直的臉孔在眼前掠過。隨意把他們抱起,迨@下臉兒,抹去額角的汗珠;樹底下的同學們在詠唱,偶爾傳來一個丟失的音符;遠處的小畫家在寫生,聚上一群指指點點的同學。 

現在,我和同事們仍在做夢,希望校園埵h一點笑意與歡顏;教室內少一分怨懟,多一番論教育、談如何教好學生的說話,兒童們重拾學習動機,學得快樂而有效,笑盈盈的上學去。 

最後,謹以全完中學校長李石玉如女士在香港躍進學校計劃的啟動儀式中的一句說話作結:「他們的熱誠喚醒了我一個失落的夢想--一個失落了二十多年的夢,現在可重拾起來,讓我們共同見證和努力,使好夢成真。 
 

 (文章發表於一九九八年十二月)

參考文獻: 
 

李子建、趙志成(1998)邁向優質學校教育:香港《躍進學校計劃》的特色。上海高教研究1988年第1期,pp.45-48

Cuban, L. (1988) A fundamental puzzle of school reform. Phi Delta Kappan, 70 (5), 341-44.

Fullan M. G. (1991) The new meaning of educational change. London: Cassell Educational Limited.

Hopfenberg, W. S., Levin, H. M. and Associates (1993) The accelerated schools: resource guide. San Francisco: Jossey, Bass Publishers.

Levin H.M. (1997) Accelerated education for an accelerated economy. Educational Policy Studies Series: Occassion Paper No. 9 Hong Kong: Hong Kong Institution of Educational Research,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arason, S. (1990) The predictable failure of educational reform. San Francisco: Jossey-Bass Publishers.

香港躍進學校計劃簡介投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