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的笑容

莊詩雅 中華基督教會協和書院 中三

縱使過了若干年,那個可愛的笑容仍然深刻地印在我的腦海裏,每次憶起,一股暖流總會湧上我的心頭,融化了我整顆心。

在我孩提時代,住在我家隔壁的是一戶賣魚的人家,夫婦姓何,共育有一個女兒,名叫小俏,年紀大約跟我相若,不過六、七歲。何先生一家三口每天一大清早都會到批發市場選購海鮮,然後運往菜市場的魚檔擺賣。

有時候,我會跑到菜市場去找小俏一塊兒玩,每一次見到她,她總是安靜地蹲坐在魚檔裏,目不轉睛地看著她的爸爸宰魚,半步不離,活像一隻忠心耿耿的守門犬。

「小俏,不如我們一起出外玩球,好不好?」我喊了她好幾次,她都沒有作聲,只是對我莞爾一笑。我也學著小俏蹲坐在地上,與她一同看著何先生工作。

「喂!又便宜又新鮮的魚啊!快來買啊!」何先生雄壯的叫賣聲貫穿整個菜市場,吸引了不少主婦湊近選購。坐在我旁邊的小俏伊伊呀呀地學著何先生叫賣,但是她口齒不清,壓根兒沒人留意她,只見她仍舊咧牙露齒地笑著,雙眼沒有焦點,根本不知道她在對誰笑,小俏的笑容彷彿像是凝固了似的,生硬地鑲在臉蛋上,令我差點兒以為她只是一個洋娃娃而已。過了很久,小俏的目光仍然停留在一條「半死不活」的魚上,我忽然有股想吐的感覺,用一種厭惡的眼光睨了小俏一眼後,便撇下她拂袖而去了。
後來有一天,我經過公園時,看見一羣小孩聚攏在一起,好像正圍著某人,於是我走近一看,發現那人竟是小俏,她坐在地上,雙手搓揉著泥沙,不時向旁邊譏笑她的小孩傻笑。

「小俏是個大白癡!小俏是個大傻瓜!」小孩一邊對小俏指手劃腳,一邊閧笑著,小俏彷如動物園裏的野獸,供人取樂玩弄。我看著看著,不禁怒火中傷,再也看不過眼了,於是我一手推開他們,把他們都罵回家去了,但真正令我氣憤的是小俏仍然若無其事,繼續玩著地上的泥巴,然後一臉天真地對我微笑,最後我怒不可遏地跑回家去了。

不久後,我瞥見何先生的家門被人用鎖扣鎖上了,他們的魚檔亦早已空空如也,人煙杳然。

過了若干年以後,當我驀然回首,才驚覺自己錯失了一樣寶貴的東西。曾經,小俏對我微笑,而我沒有報回一笑,相反我心裏暗罵她的愚笨,討厭她的笑臉,然而當我再也見不到小俏時,我才發現她的笑容是世界上最溫暖可愛的,因為她的笑容不虛假、不奸詐、不掩飾,而是自然流露,朴質純真。小俏可愛的笑容能填補所有身體和智力上的缺陷,在我心目中,小俏永遠是個純真無邪的小使,將溫暖和歡笑傳遞給每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