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


李慧婷 中華基督教會協和書院 中六

今年中秋節晚上,我仍舊坐在涼亭下賞月,這一晚秋風頓起,寒冷刺骨的風颳打著我單薄的身軀,使我打了一個冷顫。我掀了掀身上的外套,同時抬頭向夜空望去,然而如我所料,夜空一片黑壓壓的,沒有一顆閃星,更沒有一輪明月,一如既往的被雲霧和摩天大廈遮擋著。在寒風冽凜的夜晚,我獨個兒看著什麼都沒有的夜空,忽爾使我想起往日的一個月夜。

「嘩!外婆,外婆,您看今夜的月亮多圓多大!」我興高采烈地跑到田裏去看月亮。

「那當然,今天是中秋節,鄉下的月亮特別圓。」外婆笑著說,並且手執兩張小木凳伴隨著我。

我倆在一株大榕樹底下坐在木凳上賞月,那夜的月色教我直到現在仍歷歷在目,盈滿皎潔的月亮在夜幕裏散發出高雅冰潔的光茫,宛如一顆晶瑩剔透的珍珠般,華麗之中帶點冷酷。那輪明月圓乎乎的,像沒有一點兒缺陷,光潔無暇,恍如外婆弄的湯丸一樣,圓滾滾白皚皚的,我定睛看著明月,那一刻我的眼裏只有那個滿滿的明月,而我的心亦被明月塞得滿滿的,使我時至今天仍難以忘懷。

那夜,我還做了一些蠢事,每每回憶起來我都會笑駡當時的自己。由於我看見月亮十分圓大,好像離我們很近,於是我便向著月亮的方向直奔,希望能觸摸它一下,然而當我一跑,它就跟著我跑,害我老是追不上它,結果我足足繞著田來回地跑了一遍。當我氣喘吁吁地回到外婆跟前,我問:「外婆,為什麼月亮總是逃跑掉呢?」外婆搖著葵扇說:「那是因為你追著它,它害怕就當會逃跑呀,難不成等著被你抓?」我搔搔頭,覺得外婆的話很有道理,便信以為真,再也沒有追著月亮了。

然而,我卻做著另一樣事情來,就是當我一看到雲霧遮著月亮時,我便傻了勁地去試圖把它們吹開,好幾次月亮重見光明,我便以為是自己的功勞,這使我更賣力去吹,終於我吹得氣若游絲時,才發覺那晚風頗大,根本用不著我去吹。到我後來長大了一點,才知道當時即使全力去吹也是白費勁,雖然自己覺得很愚蠢,卻又感到這段回憶是十分難能可貴的。

若干年後,每當我回憶那個月夜,便會想起外婆和故鄉,以及懷緬過去的歲月,那時的自己是多麼無憂無慮啊!外婆時刻呵護著我,我在她的庇蔭下度過快樂的童年。那一年的月夜更成為我與外婆之間最深刻的一段回憶,當月光灑在我的身上時,我彷彿以為自己在外婆的懷抱中。

冷風依舊呼嘯著,我昂首遠望,夜空中是灰濛濛一片,除了林立的樓宇外,別無其他。我呼出一口白氣,掀了掀身上的外套,便動身回家去了。